陈默消失了。

    消失在会场上,消失在雷达的探测显示中。

    哇!

    观众席上瞬间哗然。

    瞬间移动?

    还是其他能力?

    无数关注陈默的目光,脑海里都浮现关于陈默能力的猜测。但是瞬间移动也应该会出现,不应该完全消失?

    还是陈默利用自己的能力,逃出会场了?

    那就太滑稽了。

    众说纷纭。

    但每个观众都死死盯着会场,容纳千万生命级别的喧闹会场,出现短暂的死寂。

    这一种画面,出现在虚拟现实会场和宇宙各大平台的直播会场中。

    外界在看热闹,场中央的闾华和加拉哈德却没有那么轻松,抛却会场的喧闹,他们在战甲里安静得可怕。

    看不到敌人,却感觉对方无处不在。

    就像被绳索勒住咽喉,而绳索在不断收紧,随时夺走他们的生命。

    冷汗在流,他们手中的武器,不自觉紧了紧。

    对手是刺客战甲师?

    闾华心头冒出一个猜测,隐匿身形这种能力,是此刻战甲师最经典的能力,但他们更多时候,对方隐匿的,要么是量子雷达,要么是光学雷达,二者选其一。

    他第一次碰到,同时在两种雷达消失的情况。

    对方离开了雷达的探测范围?

    闾华可不这么认为。

    他能清晰感觉到陈默还在会场,那种威胁感时时刻刻存在,而且非常清晰。细汗在皮肤中渗出,胸口在起伏,闾华甚至能听到自己细微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忽然,闾华神情骤变。

    一股被死神掐住喉咙的危险感,笼罩他的身体,刺骨的冰冷从他尾椎骨,直冲大脑。他想逃离原地,却发现自己如同溺水的游泳者,任凭他挣扎,也无法挣脱束缚。

    剧痛从他胸口袭来,穿透他的身体。

    等他目光恢复焦距时,陈默的身形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在他前方站定。

    长枪穿透他的心脏,将他钉在空中。

    对方没有从背后偷袭,而是选择正面。

    他一直将注意重心放在背后,因为刺客战甲师,在隐匿之后,按照惯性思维,大都会选择从防备最弱的背后偷袭,这是刺客战甲师的必修课。

    但陈默不按套路出牌。

    他最引以为傲的十字眼,却看不到出现在他前方的敌人。

    他输了。

    哗!

    闾华从高空掉落时,场面瞬间爆发,无数生命站起来,震撼地看着陈默。

    他们确定,他们没有看到陈默是怎么出现的。

    就像幽灵,凭空浮现在闾华前方那个位置。

    闾华输了。

    而场上,只剩下陈默和加拉哈德。

    看到陈默轻描淡写地解决闾华,甚至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加拉哈德瞳孔死死收缩。

    他们没有小看对手,一开始就用尽全力,只是为了能让陈默在全宇宙生命面前丢一次脸,但他们的全力,就像打在一团柔软的绵绵云上,而且绵绵云里还藏有成千上万的铁钉。

    闾华的实力比他强一点,如今闾华落败,加拉哈德心头形成一股巨大的压力,让他细汗直冒。

    而在他准备动手,占据主动之时,陈默周围的大气炸开,身体消失在原地。

    ……

    舞台中的瞳青,眼神眯起,黑色的眼瞳出现细微的变化,点点亮光明灭不定。

    刚才他也看不懂对方如何出现的。

    瞳青的神情逐渐凝重起来。

    现在,他证实了心中的想法,陈默给了他很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比当年丹给他的感觉还要强烈。

    瞳青平复情绪后开口:“回放刚才的影频。”

    “好的,先生。”

    战甲的人工智能答应,刚才陈默消失的全息影频就被调了出来。

    瞳青死死盯着战斗复盘的画面。

    当看到陈默出现的那一刻画面,瞳青身体微震。陈默不是瞬间飞来的,而是如同幽灵般,身体由虚到实浮现出来的。

    好可怕的能力,好特别的能力。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能力。

    恐怕这个陈默,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瞳青嗅到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息。

    刚才他也开了战甲的雷达,他的战甲,可以说集合世间最顶尖的技术,也探测不到陈默的位置。

    不只是他,雷霆和狮暝等人,脸色也变得和刚才不同。

    若一开始认为陈默的个人实力很弱,现在他们早已改观。

    他们都很清楚,这种能力非常可怕,即便是他们面对,也要小心翼翼,否则很容易中招。

    特殊贵宾席和主席台上,都陷入死寂,与狂欢呐喊的普通观众席形成鲜明的对比,反倒是主席台的小渔和赵敏等人,此刻脸上都是笑容。

    ……

    “这就有意思了。”

    酒馆内,黑色斗篷人目光灼灼看着全息投影上的陈默,慢慢品尝着杯中的酒精饮料。

    而他旁边,刚才那三个和他顶嘴的战甲师,此时乖巧地像温顺的小猫。

    他们曾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凶徒,但此时却不敢动一动,身体在颤抖,不敢说话,也不敢离开,生怕旁边这个杀神,会直接捏死他们。

    战斗画面很精彩,但他们无心欣赏。

    “我说他赢了吧?”黑色斗篷人紫色的眼瞳,半眯看了眼旁边的三个战甲师。

    “是,您说得对。”三个战甲师的头,点得像啄木鸟。

    “既然我赢了,有什么奖励么?”

    “您说的算,您想要什么,我们都给您。”三个战甲师哭丧着脸,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

    “要命也给?”

    三个战甲师差点没哭出来,站着不敢动弹,不敢回答。

    “那这顿酒,你们请我?”

    “行行行……”三人深怕说迟,正在拼命点头。

    黑色斗篷人轻笑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记得结账。”

    直到黑斗篷人消失在酒馆内,三名战甲师瘫坐在位置上,对旁边正在激烈讨论开幕式战斗的事置若罔闻,还沉浸在刚才那个生命带来的恐惧中。

    “好危险啊,没想到他出现在这里。”

    “那双眼睛,只是看了一眼,我就感觉全身的血液凝固。”旁边的战甲师回想刚才的感觉,打了一个冷颤。

    “他出现的事别乱传,不然我们要遭殃。”

    第三名战甲师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刚才被那个生命看了眼,像半只脚迈入了鬼门关。

    以前只是传说,却不想他真这么恐怖。

    就在此时,只听酒馆内,惊呼声响起。

    哧!

    如同利刃切入纸片的声音,陈默手中的长枪,穿透加拉哈德的身体,就这样挑在空中。

    战甲的光芒熄灭。

    收回长枪,任由加拉哈德的身体往下掉,陈默凌空虚立,俯视瞳青的方向,两者相隔半空,目光碰撞到一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