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骆携一众星球安全署的高手出现在战场,只是眼前的局面,让他愣住。

    三百多个战甲。

    回馈给他的情报,包括冥体文明的偷袭者在内,只有不到五十位,怎么突然多出来三百位战甲师,而且看战甲,是统一的制式战甲涂装。

    “怎么回事?这些战甲哪里来的?”盖骆询问一直在外围观战的情报人员。

    “署长,是陈默身边的女类人,她有连通空间的特殊能力,将陈默的护卫团送过来了。”情报人员急忙回复,并将墨女的影像传给盖骆。

    “三百名战甲师围攻冥体文明的战甲师,猎人变猎物。”盖骆内心震撼。

    “头,我们要不要介入?冥体文明的战甲师似乎有危险。”一名部下说道。

    “发一个警告信号,让他们都停手。”

    红色的警告信号,在战场上空亮起,将半边天空染红。

    “立刻住手。”

    一个警告的声音在公共频道响起。

    陈默看了眼来人,从标志上看,是星球安全署的警员。

    “不要理他们。”

    陈默的话落,神卫的攻击更加犀利,完全是以伤换伤的攻击方式,仅仅几秒,就有五名冥体文明的战甲师死在不要命的围攻下。

    “我是冥体文明的使者冥七羽,他们偷袭我们,立刻救我们。”

    冥七羽在公共频道开口,显然说给星球安全署的警员听的。所有星球安全署的警员都在等待盖骆的命令,只要他一声令下,便会按照他的命令来行事。

    现在的冥七羽有点不要脸,明明自己偷袭别人,却说别人偷袭他。

    但他毕竟是冥体文明前来天星盛会的使者,星球安全署不得不管。

    “我劝你们不要参与,破坏规则的是他们,与你们无关。”正在盖骆准备下命令之际,陈默开口警告。

    盖骆刚准备开口的气息一滞,确实是冥体文明先埋伏偷袭的,只是,冥体文明的使者死在这里,他可没法向冥体文明交代。

    而且听陈默的语气,是在警告他们。

    “他是冥体文明的使者,不能死在慕氏天星。”盖骆低沉着声音说道。

    “那我让他不死在慕氏天星就可以了。”

    “让你的部下停手吧,他们不能出事。”

    盖骆激活手中的反物质子弹,意思很明显,再不停下,他们就要动手。

    进入天星碑地时,前来的生命无法携带反物质子弹进入,只有星球安全署的警员,有反物质子弹。现在星球安全署的警员,就相当用枪指着一群赤手空拳打架的团伙。

    “你确定要开枪吗?”陈默淡淡说道。

    “你被偷袭的事,我们很抱歉,但他们毕竟是冥体文明的使者,我们有保护的义务。”盖骆说道。

    忽然,盖骆脸色一变。

    在不远的空中,一个三米高的空间洞口出现,源源不断的战甲从洞口中飞出,在他们的雷达上有清晰的显示。

    又是制式战甲。

    这三百名护卫,就是这么出现的?

    下一刻,战甲雷达出现的警报,让盖骆脸色大变。

    激活态反物质的信号反应。

    这些战甲身上,带有大量的反物质子弹。

    此时,战甲的枪管,全部对准现场。

    “他们叫战争暴力狂,为太空战争而生的战甲,它们身上装备的反物质弹,摧毁这个星球应该很简单。如果你们能逃过成千上万颗智能子弹的扫射,你可以动手。”陈默说道。

    盖骆脸色黑了下来。

    这种诡异的空间传送能力,简直逆天。

    他接触外界这么久,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能力。

    “先停战,有什么话好说,可以让他们赔偿你,他们是冥体文明的使者,若是杀了,冥体文明可不会善罢甘休。”盖骆警告说道。

    “你可能还不清楚,刚刚结束的史隆长城之战,我们灭了一支冥体文明的军团。”

    盖骆瞳孔大缩。

    曾经他以为,陈默所在的势力是一个普通的顶级文明而已,但看到战争视频后,盖骆呆住。

    怪不得六大神级文明要邀请陈默上主席台。

    在公共频道说话,所有战甲都能接收到,一时间,公共频道变得死寂。

    陈默说的这个消息太震撼。

    “我们死在这里,天星碑地将要承受我们冥体文明的怒火。盖骆署长,立刻阻止他们。”见盖骆迟迟没动手,冥七羽的叫唤声越来越着急。

    冥七羽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威胁,还带有命令的口吻,让盖骆脸上的厌恶一闪而逝。

    现在他骑虎难下。

    动手阻止,他们自己都要搭进去,陈默的军团实力,不允许他们组织了。不阻止,冥体文明的使者要死在这里。

    空间洞口的第二批护卫,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已有近百名,将战场围住。

    曾以为慕氏天星的安保工作到了最高等级,现在在一个特殊能力之下,脆弱地如同纸糊。

    就在此时,盖骆的通讯仪响了起来,慕氏天星家族的族长来联系。

    刚刚接通视频,就看到慕氏重凝重的脸庞。

    星球雷达显示,在东边有大量的反物质,足够摧毁慕氏天星,作为慕氏天星的主人,他在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

    “署长,为什么在星球东边会有这么大量的反物质激发信号?”

    “冥体文明在这里伏击陈默,陈默的部下,用特殊的空间能力,将携带有反物质弹的战甲送入星球中,现在正在反围攻冥体文明的战甲师。”

    盖骆声音低沉,自上位以来,他从来没受过这么憋屈的事,面对战乱,只能看着。

    看到现场的视频画面,慕氏重头皮发麻。

    一边是冥体文明,一边是带着反物质弹的陈默。

    “我接通陈默的通讯,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慕氏天星家族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颗星球上,若陈默一怒之下,毁掉慕氏天星,那他们家族亿万年的积累,将全部化为乌有。

    放下通讯仪,慕氏重颓然坐在椅子上,无比头疼。

    突然出现的激活态反物质反应,能被高级战甲扫描到,这个信号让慕氏天星整个星球都紧张起来。

    现在正值天星盛会期间,星球上有大量来自宇宙各处的精英,影响非同小可。

    很快,陈默的通讯就接通,慕氏重整理一下表情,端坐起来。

    “陈默先生,星球东边是你们弄的动静吗?”

    慕氏重的语气非常温和,生怕语气太重,被陈默误会是来找麻烦的,那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是的。”陈默毫不避讳说道。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能不能别在慕氏天星上动反物质弹?现在特殊时期,一旦动用,后果不堪设想。”慕氏重小心翼翼问道。

    “我也不想动,出于防卫,只要安全署的警员不动反物质弹,我也不会动,我只要冥体文明的战甲师而已。如果他们乱动,就别怪我了。”

    陈默不再理会慕氏重。

    拳头在这个宇宙内,都是讲道理的基础。

    ……

    “头,现在怎么办?”现场的警员有点紧张。

    他们见过大场面,但眼前这种近乎战争的气氛,他们第一次体会。

    “先别轻举妄动。”

    接到来自慕氏重的通讯,盖骆压着心头的无奈。权衡利弊,他们这时候不敢乱来,否则激怒陈默,整个星球都遭殃。

    谁让他有那种特殊能力呢,招惹他,开一个空间洞口,将毁灭武器丢入慕氏天星,谁也不好过。

    所有警员,只能眼睁睁看着场上的战斗。

    冥体文明的战甲师一个个在围攻中被杀,让他们眼皮直跳。神级文明的精英,就这样肆无忌惮杀死,他们不得不佩服陈默的狠辣。

    五分钟过去,现场围观的警员越来越多,但没人敢轻举妄动。

    另一边,慕氏重下令,关闭了冥体文明的团队进入慕氏天星的通道,不再允许冥体文明的团队靠近慕氏天星,以免事态发展得越来越疯狂。

    ……

    冥荼接到来自陈默的信息,是一个视频,慕氏天星上正在进行战斗的视频。看清楚视频的那一刻,冥体眼神半眯着,盯着场上冥体文明的战甲,冷漠平淡。

    和视频一起发来的,还有一道陈默的指令和一个坐标。

    这是一张投名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