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围观者还在议论纷纷之际,肃杀之气在高空中炸开。

    苦尧和武帝直接的气爆炸开。

    两者同时爆退。

    短短的交手,时间不长,气势却完全打出来。苦尧在站稳的瞬间,战甲的引擎爆发,在半空中飞射而出。武帝依旧轻松写意,双腿一曲,脚部引擎如蜻蜓点水炸开,身体击飞出去,音爆在空中激起涟漪。

    苦尧心头凛然。

    手中长枪微紧,挥舞着朝武帝刺过去。

    长枪划起长长的光影,凝聚着杀气,夹着音爆,仿佛巨龙在咆哮,往武帝的身上笼罩而去。

    武帝夷然不惧,抬手轻扬,杀气纵横。

    “斩。”

    手中长刀,如螳螂出刃,精准轻盈。

    斩过的天空,出现尖锐的啸音,拖起光影如一弯银月,环绕在他身前。月刃闪过的寒光,蕴积着森冷的光芒。

    武帝神情淡然,保持着写意的姿态。

    他是上位者,平常很少在宇宙公众面前出手,但不代表他的实战经验少。在现有的宇宙体系中,战甲体系为主,尚武文化浓重,作为一个上位者,若武力不强,就是无能的表现。

    所以在很多文明中,掌权者的武力都不低,甚至是瞳青和雷霆,更是武力至强者,这样更能服众。

    武帝作为武仙文明的三帝之一,本身就是神级生命,有先天条件在,自然不弱。

    这次难得的机会,他还是决定展露一下。

    “不错。”爽朗的声音从瞳青口中传出,语气中带着赞赏:“没想到武帝居然这么强。”

    其他生命皆是神情大震,眼中尽是佩服。

    强者无论在宇宙哪里,都会被尊重。

    武帝写意的斩击,随手而来,却杀机无限。

    “没想到这武帝够低调的。”

    荼云有些惊讶,这武帝展现出来的武力,绝对属于至强者之列。

    水苓眼中诧异,又有些凝重。这种对手,即便是她碰到,也要全力应对。在无尽海中,找不出这种顶级的至强者。

    即便是她,也差一步。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她看向陈默,这个男性类人,老师一直看重,让她莫名其妙。但老师的先知能力很强,所以她只能听老师的。

    这个生命,她一直看不透。

    这场战斗,她看不到陈默的赢面。

    陈默却没有反对,像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但以她对陈默的了解,真的是给自己一个台阶吗?还是他本来就有赢的底气?

    ……

    “敖侯攻过来了。”部下汇报。

    这个消息,让本已在困境的勾瑄战部雪上加霜。

    敖侯是暗森林文明名将,统帅的是敖氏战部,即便在暗森林文明,敖氏战部也是有名的精锐战部。

    但仅仅是精锐而已。

    若放在平时,她不会将这种战部放在眼里,但现在不行。他们不能再消耗,否则想回到白星星域,恐怕会更加难。

    星系不同于虹桥,没有全套空间防御的情况下,星系是易攻难守。

    对方只需要通过空间轰炸,就能轻松毁灭基地星球,从而将基础毁灭,将部队逼出大本营。

    边云座并不是他们大本营,和对方耗不起,如今回家的虹桥被紫薇文明切断。

    勾瑄敢发誓,这是她成为顶级将星以来,经历过的最大的失败,也是最狼狈的一次,将她的心理狠狠打击了好几次。

    暗森林文明大乱,这里肯定是呆不了,而且暗森林星域的大势力,也不可能让他们安稳驻扎在边云座,否则就像血肉内被刺入一根针头。

    “怎么办?”所有下属都在等待勾瑄的消息。

    “离开边云座吧。”勾瑄情绪有点低落。

    “往哪?”

    “往恒山星系方向,第六象限。”勾瑄抬头看了眼全息地图道。

    “除了牧乌虹桥和被紫薇文明抢走的虹桥,距离我们白星星域最近的虹桥,应该在大野星系,在第二象限才对。”一名熟悉宇宙地图的部下说道。

    “不抢虹桥了。”勾瑄摇头。

    众多属下面面相觑。

    “每一个有虹桥的势力,必定是被集中兵力镇守,虹桥本就易守难攻,大野虹桥被天终城占领,即便我们攻下来,要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勾瑄分析说道。

    他们现在再承受不了战兵减半的损失,否则队伍就完了。

    “出发吧。”勾瑄的声音不容置疑。

    ……

    “勾瑄战部往恒山星系的方向撤退了。”一名手下汇报给紫罗:“我们要不要追?”

    “不追。”

    罗胖子丢掉手里的鸟腿骨头,用湿毛巾擦擦手,抬头看着全息地图。

    宇宙星域的全息地图上,有密密麻麻的彩色闪烁点,两个闪烁点之间,有隐隐的彩色线条连接。标记得非常清楚,闪烁的光点之间,就是虹桥连通的星域。

    这是宇宙已发现的虹桥位置及其连通位置。

    黑洞发生不知名变故,虹桥惊变后,宇宙的星域的军事防御环境变得更加复杂。

    若是没研究清楚这些虹桥出现所带来的战略意义,在未来的宇宙战争中,他们也要遭殃。

    “大人,那接下来怎么办?”

    “现在先守好虹桥,没到动的时候。”

    罗胖子转眼看向黑瞳文明的全息星域,盯着上面的虹桥点思索。

    ……

    空中的战斗到了白热化阶段。

    武帝在空中自由变幻,在苦尧强势的进攻中,如同风中的羽毛,任由狂风席卷,轻盈漂浮,却不伤分毫。

    忽然,苦尧脸色骤变。

    一把长刀自他胸前斩落,在他胸前的战甲处划开口子,鲜血淋漓。

    刺痛穿透他的神经,席卷全身,心脏在斩击中碎裂,异常恐怖。血液顺着他的战甲,染遍全身,苦尧的神情保持肃穆。

    “呵!”

    武帝长刀反手一斩,他面色轻松,长长的光影拖成初月,以迅雷之势,急斩而下,在苦尧胸前化成‘乄’字。

    围观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心头抽搐。

    身中两刀,苦尧没有痛哼一声。

    宇宙众生的目光都在关注,苦尧没有丝毫退却。

    他手中的长枪死死揣着,抬头向武帝。

    坚定的眼神如磐石般沉稳,长枪舞动,战甲欺身而上,伤口的血液在空中炸成血雾,将周围的大气染红。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只见长枪刺出,如钻头般带起长影,带着必死之志,气势爆发。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没有任何迟疑。

    武帝神情一变。

    “杀。”

    苦尧一声大喝。

    长枪枪尖亮起寒芒,如同突破屏障般,速度变得更快。苦尧坚定的身影,在高空中,一往无前。

    枪尖接触武帝的战甲,短激光脉冲瞬间没入战甲内。

    武帝身形一震,瞳孔大缩,有些难以置信。

    哧!

    长枪从他的肩部刺入,穿透他的后肩而出。

    与此同时,苦尧定在半空中,手掌死死揣着长枪,任由身体的血滴点点落下,身前两道伤口,狰狞恐怖。

    全场落针可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