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楚心感觉到极度吃力。

    他第一次单人面对这么强的对手,但他们没有更强的战甲师在场,他只能出来。

    长衣的风格轻盈飘逸,野路子出身,却不弱。

    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他们这方不能再失败,统领失败后,现在剩下四局,一旦他这里落败,神王他们面对的神级文明,要全胜才能赢。

    巨大的压力,让他不敢有丝毫松懈。

    超状态下,战斗意识描绘着长衣的动作轨迹,这种轨迹飘忽不定,即便是他,也诧异无比。

    长衣的攻击越来越快。

    无法进攻,他被动闪躲,在高空中显得无比狼狈,但他没有受伤,在专注之下,他还是能察觉到危险来领的方向,还有长衣的攻击轨迹。

    他要赢下这场战斗。

    这种信念在,他面容变得凝重。

    脑海里的压力越来越大。

    神王在那些兽人手中,解救他们所有族人,给他们所有族人教育和无以伦比的美好生活,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他就是被解救的一员,为了能成为神王的护卫,他是在数以亿计的苦人青年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

    可以说,神王就是他们最强的信仰。

    对苦人而言,神王的荣誉比他们的生命更重要。这也是为什么,统领宁愿冒着死亡的危险,也要击伤武帝的原因。

    他们有有死无生的意志,但绝对不能给神王丢脸。

    哧!

    腹部的剧痛,让他的压力更加大。

    被长刀划破战甲的腹部,刀刃触及血肉。战甲在纳米机器人的修复下,恢复原样,但腹部的伤口,却还在流血。

    第二道,第三道伤口相继出现。

    剧痛让他打起十二分精神。

    在他眼中,长衣的动作路线变得更清晰。

    一种升华感,从苦楚心心头浮起。

    战斗意识,好像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了。

    眼前的一切,仿佛镜头聚焦般,长衣的动作在他眼中慢了一些,同样清晰不少。

    “喝!”

    一声大喝,苦楚心手中的长枪朝左侧虚刺。半空中刚刚扭动身体的长衣脸色微变,战甲前段引擎启动,硬生生蹲在半空中,猝不及防的变招,让长衣的节奏大乱。

    几乎没有思索,抽身急退。

    微不足道的一刺,说明了很多问题。

    “果然能看穿战斗动作,这应该是你们的特殊能力。”长衣难得开口,有些佩服:“所有护卫都拥有同样的能力,要么你们是神级种族,能力可遗传,要么是后天开发的,那么你们的超能开发技术,定然很先进了。”

    仿佛呢喃般的声音在公共频道传开,让围观的生命震惊。

    如长衣所说,陈默的护卫若拥有相同的特殊能力,要么是神级种族,拥有可遗传的能力,要么是拥有特殊的能力开发技术。

    无论是哪一种,都非常可怕。

    目前拥有可遗传能力的种族,只有七个,就是七大神级文明。

    若是第一种情况,那么第八大神级种族就是他们。

    但若是第二种情况,意味着陈默拥有无限创造相同特殊能力的战兵的技术,比神级种族可怕无数倍。

    一旦双方全面战争开始,对方战兵全拥有相同的辅助战斗的特殊能力,这几乎不可战胜。神级种族的人口数量也有限,这种技术能创造的战兵是无限的。

    ……

    紫韵面容清冷,心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在她眼中,周围所有生命都仿佛一团能量体,可以让她随意控制。

    一种无形的意念散开,以紫韵为中心。迅速扩散。

    天星碑林上空围观的生命,忽然集体出现一种心悸感,大脑一阵恍惚,似乎要被人扼住脖子。

    “嗯?”瞳青微微一愣,看向紫韵方向,眼中毫不掩饰的诧异。

    “怎么啦?议长?”塔拉问道。

    “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瞳青淡淡说道。

    紫帝注视着紫韵,提起极大的兴趣:“看来紫薇文明出了一个了不得的苗子,也不知道紫君之那老家伙有没有发现。”

    陈默也往紫韵的方向看过去,波澜不惊。

    其他生命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依然紧张关注着场上的战况。

    紫韵那股意念波触及到墨女的身体时,紫色眼瞳缩紧。意念波如上帝之手般,瞬间收紧,没入墨女的意识中,企图将意识束缚住。

    当控制的意念缚住墨女的瞬间,紫韵一直清冷的脸色,霎时陡变。

    这道意念如同绞丝,将墨女的意识缠绕。

    而在那瞬间,墨女的意识如同雪人碰到烈焰般消融,如云团般遍布,将她的意念包裹,然后毁灭。

    自始至终,墨女的表情安静如水。

    这不可能。

    紫韵差点惊呼出声,乱了分寸。

    他自认为杀手锏般的手段,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还碰到棉花里的银针,完全碰到克星。

    【心灵控制】束缚的是意识。

    从来没有生命能改变意识,她第一次看到能完全掌控自己意识的生命。

    这超乎她的理解。

    “紫韵为什么不动?”塔拉望着高空的战场,有些不解。

    瞳青有些动容,凝重道:“紫薇文明最高的能力【心灵控制】。”

    塔拉见瞳青的神情,更加好奇:“这种能力很强吗?”

    “心灵控制】这种能力,我知道的,只有一位。”瞳青看向紫帝方向,发现紫帝也朝他这里看过来,两者只是在触碰一下,就转开目光。

    “紫薇文明那一局赢下,议长就不用上场了。”

    “没那么简单,陈默身边那个女助手,非常神秘,如同黑洞般让人看不透,现在轻言胜负,为时过早。”

    瞳青转眼看了下陈默,他可不认为陈默这么轻易答应这场赌斗,是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

    高空中的战况正在白热化。

    墨女手中的格斗刺,尖端闪烁着短脉冲激光的幽蓝色,只要一刺,就能轻松穿透战甲。

    战甲搏杀,更多时候,讲究的是一击必杀。

    紫韵的【心灵控制】,每每落在她的身上,如同糖丝遇见清水,迅速消融,不受任何影响。

    速度加快,她没有留手,身体瞬间消失,出现在紫韵身后。

    确定【心灵控制】对墨女完全失效,紫韵方寸大乱,不再尝试控制墨女,战甲引擎爆发,只听一声音爆,消失在原地。

    ……

    狮暝的压力并不比紫韵低,荆戈的战斗风格,是他生平所见。

    刚猛中带着阴狠,堂堂正正却又无比诡异。

    对方能看透他的动作,反手攻击,而且总是以最刁钻的方式,给他最致命的威胁,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么难缠的对手。

    刚开始差点吃了大亏后,狮暝不再敢有任何放松,手中银枪挥舞,如当世战神,枪尖拖起虚影,朝前突刺。

    荆戈腿部弓起,在凌空虚踩,引擎瞬间爆发,身形倏地消失。

    嘭!

    一声闷响,狮暝手臂如被行星撞击,银枪脱手而出。

    荆戈以刁钻的角度出现在他右侧肋下,踢中他手臂的瞬间,战甲一翻,反手挥起,动作一气呵成,手中格斗刺正往他心口而来。

    高空中,变故让狮暝心头一沉,从一开始动手,他就知道荆戈不弱。但如今发现,荆戈格斗的手段,让他感觉无以伦比的压力。

    对方的动作刚柔并济,凶猛时,如巨兽压顶,诡异时,如暗夜黑狼。

    对方的攻击,将他的退路封死,来不及撤退,格斗刺越来越近,危险感如行星压顶。

    喝!

    狮暝一声大喝,身体极限扭动。

    格斗刺如同利刃落入豆腐般,穿透他的战甲,刺穿手臂。

    剧痛让狮暝精神大震,忍着疼痛,扫在荆戈的手部,打开他抓着格斗刺的手掌,右腿微屈,瞬间爆发的引擎,在空中鞭腿横起,扫在荆戈的肋下。

    荆戈的身形激飞,坠落在天星碑林处,撞碎图碑,在地下拖起绵长的痕迹。

    哧!

    狮暝硬生生扯下自己手臂处的格斗刺,让围观者头皮发麻。

    能成为白星文明第一高手,狮暝属于至强者之列,但即便如此,还是受伤了,他到底面对一个怎样的对手?

    纳米机器人将战甲被刺穿之处填补,狮暝神情凝重望着荆戈。

    好多年没有受过伤,荆戈给他巨大的压力。

    荆戈飞入空中停稳,战甲的形态变幻,肩部、肘部、膝盖,手背处,浮起尖锐的格斗刺,尖锐部蓝光点点,像是狰狞的人形怪兽站在空中。

    双方的武器丢失,接下来是真正的近身肉搏。

    看到此刻的荆戈,狮暝脸色微变。

    他感觉自己被巨型野兽盯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