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越来越激烈,金属碰撞的声音,传遍天星碑林中央处的范围。碑林处,图碑倒了成百上千,划开一道道痕迹,留下断壁残碑。

    战场从天上,到天星碑林里。

    所有生命都安静下来,敬意油然而生。

    在热武器横行的时代,这么强悍的近身搏斗,好久**出现了,这属于至强者之间的战斗。

    轰!

    空中的两者再次分开。

    几乎在同时,躬身曲腿,脚部和背部的引擎爆发,两者如站在天空中的弹弓内,激飞出去,再次碰在一起。

    荆戈神情镇定,对身上的爪痕视若无睹,单腿浮立,右腿弯起,屈弓之际,脚下的引擎爆发一个加速,腿部如弹弓般砸在狮暝身上。

    一气呵成。

    砰!

    一道震撼的鞭腿,空中炸开一声音爆,狮暝如同铁球般,被荆戈踢飞,往下方的天星碑林**,砸断十个图碑,在地上拖起数百米的痕迹。

    荆戈身形猱狞,头部朝下,腿部弯曲一蹬,脚底引擎同时爆发,在原地消失,如火箭弹般精准朝狮暝停下的位置**。

    铿~~哧!

    两道金属撕裂的声音传开,天星碑林下的战斗动静变弱,时间仿佛停止一般。

    烟尘散尽。

    荆戈和狮暝就站在倒下的图碑上,周围的地面,如蜘蛛网般裂开。

    在荆戈的战甲上,遍布爪痕,胸部,腹部,背部,手臂处等。

    最严重的一个爪痕,从左肩处垂直蔓延到腰部,四道爪痕,半指深,透过破碎的血肉,能看到内部有力跳动的心脏。

    暗红色带着荧光的血液,顺着战甲流下,浸透他半边身体。

    见到这种情形,围观者头皮发麻。

    而在他对面,狮暝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抬头看着荆戈,眼中尽是敬佩。

    他的伤口,**荆戈那般狰狞,只是在胸口处,一个拇指大的洞口,涓涓血液如泉水般流淌,沿着战甲在他脚下汇成一股,流入一个小洼坑内,形成一个小血洼。

    狮暝战甲的头盔打开,吐了一口血,面容萎靡,脑海里闪过刚才战斗的过程。

    他伤口不大,心脏却被格斗刺穿透,失去战斗力。

    “败了。”

    催动残破的战甲缓缓升空,荆戈出现在天空那一刻,场中爆发出惊呼声。

    咻咻咻......

    白星文明的护卫团中,飞出十数道身影,朝刚才两人战斗的地方过去。神卫见状,也纷纷脱离队伍,到达荆戈身边,将他团团围住,护在中央。

    当白星文明的护卫护送已经昏迷的狮暝飞起时,场面变得死寂,目光都落在陈默身上。

    “狮叔他没事吧?”狐冰心上前,神情凝重地看着浑身血迹的狮暝。

    “夫人,狮暝大人的心脏被刺穿,并**生命危险,可以很快能恢复。”一名部下让护卫团将医疗机器送过来,开始给狮暝治疗。

    听到狮暝没事,狐冰心暗松一口气,抬头看向陈默的方向。

    如今**味变得浓烈。

    两大神级文明败在他们手中,加上一开始的雷神文明,击败三大神级文明的至强者。

    这一战,陈默一方夷然成名。

    刚才的战况,激烈程度超乎想象,白星文明的至强者,就这样落败。

    陈默部下的实力这么强了吗?

    怪不得陈默敢答应面对三大神级文明联手的赌斗,不是早找台阶下,而是有这种至强者的底气。

    围观者再无敢嘲讽。

    放他们在陈默的位置,他们连和别人对视的资格都**。

    连胜两局,刚开始战败的阴霾一扫而空,神卫这边全体欢喜,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

    就在此时,幽幽的声音在公共频道传开.

    “没想到你们能到这一步。”

    瞳青上前,气场瞬间传开,让黑瞳文明这边气势大震,每一名护卫都情绪激动,目光崇敬地盯着他的背影。

    其他围观的生命,心头像是放了一根定海神针。

    激动的呐喊声不绝于耳。

    对此,陈默不为所动,缓缓上前。

    他与瞳青对视着,风轻云淡。

    现场大气却仿佛凝固,气氛压抑到极点,让围观者都提着一口气,不敢松下。

    战甲黑色的涂装,眼瞳有些诡异,他立在搬空,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气势,似乎天地要以他为中心,这就是瞳青。

    目前当之无愧的至强者之一,无数生命崇拜敬畏的对象。

    他与陈默平静对视,却似乎并未将陈默放在眼中。

    “认输,也许对你有好处。”瞳青淡淡开口,声音中带着些许命令的味道。

    “你还真看得起自己。”陈默冷冷回应。

    双方拼的就是势,这种被全宇宙关注的场景,陈默不可能让瞳青占据上风。如赵敏所说,必要的时候,他们需要争一下。

    哪怕是争一口气。

    嘶!

    围观者听到公共频道中,两者平淡至极的两句对话,忍不住倒吸口凉气。

    “他是看不起瞳青吗?”

    “他疯了吧?”

    “为了面子,自讨苦吃,狂妄至极。”

    “这种哗众取宠之辈,也配做瞳青的对手?笑话。”

    “......”

    一些生命开口嘶骂,愤愤不平。

    “找死。”陈默对骂声不为所动,但神卫却忍不住,苦尧对着天空射出一枪。

    这一刻,所有围观者脸色大变。

    轰!

    反物质弹在高空中炸开,爆发巨型的火团,光芒耀射整个天星碑林,巨大的气浪翻涌而下,在天星碑林中激起狂风。

    这一刻,星球安全署所有警员,反物质枪口对着神卫,无比紧张。

    “住手。”盖骆开口喊住,看向苦尧:“你们什么意思?说好不动用反物质弹的。”

    苦尧不理会盖骆,在围观者中扫视一圈,冷哼一声,所有装备反物质弹的神卫,枪口对准人群。

    “有本事就出来打,别在里面无能狂怒乱吠,再嘴贱,我不介意往嘴贱的人群里扫射一圈。神王脾气好,我们脾气不好。辱神王者,死。”

    他的伤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开口却中气十足。

    “杀。”所有神卫大喝。

    杀鸡无限。

    一时间,无数围观的生命一股气憋在脖子上。

    他们能感觉到苦尧的杀气,这个家伙真的敢射,一轮扫射炸开,天星碑林铁定化为灰烬,说不定整个慕氏天星都要毁灭。

    “大家都住口。”盖骆冷喝一声。

    盖骆脸色难看到极点,却不敢让警员开枪,一旦再刺激他们,保不准这群狂热的护卫,真的会毁掉慕氏天星。

    气氛压抑到极点,围观者都憋着一股气在心头,无比愤怒。

    “骂了有怎样?就是不知死活之辈。”

    一道不岔的声音在公共频道出现,所有生命都看向看口说话的生命。

    只见墨女平静迈出一步,消失在原地,没两秒就重新出现在原地。再看刚才说话的生命,大脑到额头部,出现一个血洞,身体还在抽搐,从空中坠落。

    而墨女手中的格斗刺,鲜血还未干。

    场上刚想开口的生命,像被扼住脖子的公鸭,极其难受。

    “再乱说话,不用他们动手,我先弄死你们。”盖骆也被这群不嫌事大的围观者给气到,别人的枪口都能毁灭世界了,还要找刺激。

    “来吧。”

    对刚刚发生的事,瞳青视若无睹,冷冷轻哼一声,打破平静,身体消失在原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