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自成名后,他动手的机会少,能让他真正认真的生命很少,丹是一个,在石甘星中死了,现在陈默是第二个。

    久违的力量释放。

    陈默给他的感觉,比丹更强烈。

    黑色涂装的战甲,眼瞳魔纹无比诡异,仿佛深渊巨兽的凝视。身体定型的刹那,瞳青一声长啸,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空中。

    一动,瞳青身上所有的力量约束释放。

    他的眼瞳中覆盖着黑色的幽光,身体变得强悍坚韧,皮肤的彩色瞳纹,光芒流转,异常神秘。

    瞬间出现在陈默身前。

    强悍的气息迎面涌来,带着所向披靡的气势,突破音速,他出现时,音爆声还没传开。

    拳头挥起,他手中的长刃闪烁着幽光。转眼间,无尽的势化成杀气,像是深渊巨兽张开大嘴,誓要将其吞食而下。

    火力全开的瞳青,外界很难见到。

    如此凶悍的一面,和他给外界相对亲和的形象大相径庭,震撼不已。

    他每一个动作都超越音速,先见其形,再闻其声,恍若狂风暴雨中的惊雷阵阵。

    任何一拳,只要被打中,都有承受巨大的冲击,而他的手上还有带短脉冲激光的长刃,可以穿透身躯。

    高手交手,一旦有疏忽,仅瞬间就能分出胜负,决定生死。

    陈默冷静的目光中带有一点慎重,但并未慌乱,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身体不断扭动,手部也腿部联动反应,闪躲加抵挡。他的动作很迅速,快中带有美感,每一个动作都很自然而然,并没有出现任何的慌乱。

    冷静下来的陈默,注意力前所未有地集中,瞳青快到极致的动作,在他眼中也变得慢一些。

    气氛变得死寂,只有高空中战斗碰撞的声音,下方的生命张着嘴巴,无法形容心头的震撼。

    “你很不错。”瞳青没有温度的黑瞳微微闪动,带着震撼。

    陈默的速度,想比于他也不落下风。

    到了他这个阶段,见识和目光非一般的顶级强者能相提并论,仅一回合展现出来的动作,他们就对对方的实力有一个大概的判断。

    而陈默给他感觉却不同。

    像无底洞,遇强则强,永远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个地步。

    瞳青自然之道其中的厉害,进攻中也带着戒备。

    陈默的能力非常奇怪,身体也一样,没有极限,四肢联动,动作不同却准确无误,像一个个拥有单独思考意识的个体。

    他感觉自己是在和两个人,甚至是和四个人在对打。

    这种奇怪的情况,让他无法看清陈默的底细。

    他在成长!

    这个荒唐的念头在瞳青脑海浮现。

    回想和陈默刚刚交手到现在的过程,他仿佛看到陈默从一只在暴风雨中狼狈飘摇的小木筏,成长成为乘风破浪的巨轮。

    实打实的成长。

    他难以想象,一个生命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这么大。

    蓦地,瞳青感觉背后冒出一股危险感,陈默的身体消失在他眼前,瞬移到他背后,战甲的格斗刺正往他后心而来。

    “哼。”瞳青冷哼一声,身体一倒一扭,腿部成鞭,扫在陈默的腰部。

    仅瞬间,陈默激飞,再次消失出现在他背后,在瞳青新力未成之际,腿部扫落,回敬他一记鞭腿。

    你来我往。

    空中成为风暴中心。

    哗啦啦!

    天星图碑崩碎的声音时不时响起,碑林变得一片狼藉,每隔一会出现一个撞击深坑,仿佛陨石雨砸落,满目疮痍。烟尘缕缕浮现,伴随着恐怖的撞击声,每一声都敲打在心头。

    瞳青脸色凝重,但动作不慢。

    他从来没小看陈默,没想到还是小看了。

    战甲伤痕累累,却不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进攻的主动权还在他手上,雨点般的攻击,不断在测试陈默防守的极限,每一拳都伴随着音爆,激起雾气,风暴凝聚。

    好可怕。

    这是所有围观者的内心活动。

    这种强度的战斗,超越他们的形象。

    连一直追赶瞳青的雷霆,见到这种状况,嘴角都浮起苦涩。

    这种状态下,他坚持不了那么久。

    特殊能力激活的超状态,对精神消耗特别严重,使用过后,会出现疲劳感,这也是超能力仅作为辅助的原因。

    长时间战斗的情况下,战甲才是主流,超能力维持战斗,精神消耗不起。

    而如今,两个妖孽般的生命,在这里就进行了这么一场恐怖的战斗。

    这种场面,不输于历史上的名战。

    武帝仰望着空中战场,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开幕式时,神级文明邀请陈默上去,不说背后的势力,这种实力,他们自叹不如。

    这就是至强者之间的战斗。

    ……

    陈默正处于奇怪的状态中。

    他体内的各种分子在跳动,忽生忽灭,很有规律,像是体内的量子在呼吸。

    同时衍生出源源不断的能量。

    意识遍布他身体的各处,他甚至能看到组成身体的每一个量子在纠缠跳动,同时在分心应付瞳青。

    意识是第四维度物质。

    这句话在陈默心头闪过,他处于一种很奇特的状态。

    他看见身体之外的每个原子,战甲材料的原子,周围的大气流动的原子,像是在欢呼雀跃,仿佛只要他一个指令,周围的一切都会听他命令。

    他像是万物之主。

    在他体内,能量正在无限变大,凭空产生,随着意识变化,意识的想象有多大,这股能量就有多大,比宇宙能量更甚。

    陈默有种感觉,他能轻而易举将整个星球毁灭。

    可惜他还没有办法掌控这种凭空产生的能量。

    不过可以调动一部分,只需要未来慢慢去尝试调动更多的能量。

    陈默尝试用意识搅动周围大气的分子。

    只见在他周围,开始刮起小型的旋风,从开始的并不明显,到后来的越来越大。天星碑林之上,风起云涌。

    瞳青察觉到身周围特殊的变化,神情无比凝重。

    直觉告诉他,这种变化绝对不普通,陈默身上让他有一种压抑感和危险感,这种危险感很清晰,绝对不会有错。

    蓦地,一道警报声响起,让瞳青勃然变色。

    战甲的雷达显示,陈默身上的能量超标,超乎战甲探测的范围,意味着对方可以随时毁灭星球,甚至是毁灭星系。

    这是一个生命该拥有的能量吗?

    仅瞬间,能量反应消失,战甲的警报恢复正常,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怎么回事?”

    不仅是瞳青,场上其他生命都露出同样的疑问。

    陈默身上仅仅瞬间出现的恐怖能量反应,难道是假的?还是他们的战甲都坏了?

    一台战甲雷达失灵可以理解,但所有战甲雷达实力,显然不可能。

    而且,天星碑林上空变幻的风云,还有形成漩涡的大气,绝对不假,有特殊能力在影响这种变化。

    “真是变态。”

    紫帝就站在空中,仰望着陈默的身影,仅一句,他就恢复平静,淡定看着现场的战斗,至于他手中的天星遗书,他似乎没有兴趣去看。

    “他的身上有能量压缩武器吗?”狐冰心疑惑看向身边的狮暝。

    雷霆神情巨变,他知道,那不是错觉,也不是机器故障,而是真实存在。刚才那道能量信号,是陈默体内发出的信号。

    这种信号做不了假,因为在雷神文明的生命使用雷体时,身体的能量也会出现暴增,就像刚才陈默身上发出的信号。

    只是他们的雷体和陈默刚才身体发出的能量反应想比,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紫韵身体颤抖,刚才那瞬间,她激发心灵控制的能力,想一看究竟,却像是被死神扼住喉咙那么恐怖,一只无形的手扼住她的意识,她感觉面对无比巨大的恐怖生命的凝视。

    “还好老师让我们不要与他为敌。”

    水苓一阵心悸。

    他们拥有先知的能力,刚才那一刻的感知最为清晰。陈默体内那种能量信号出现时,她脑海里能预测到几种结果,一闪而逝,最后那种心悸收住,才没事。

    整个星球差点毁灭。

    将她吓出一声冷汗。

    忽然,一道带有疑惑的嘀咕声,出现在宇宙公共频道:“他体内的那股能量,会不会与第四维度生命有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