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

    一如开始的金山,外围部分的金属开始湮灭,化作飞灰。

    里面的陈默,似乎并不被这种攻击所影响。见此状况,观战者无不倒吸口凉气,这种程度还没有事,这种战斗还怎么打?

    他们想不到任何办法去应付这种敌人,杀不死,又打不死,越大越绝望。

    瞳青目光一闪,抬起左手指向地面,只见岩浆再次爆发,源源不断朝天空中的巨型球体汇聚,湮灭的速度显然没有汇聚的速度快,球体正在慢慢变大。

    他没有停手的意思,巨大的金属球缓缓移动到裂开的地缝上空,只见下方的地洞坍塌,露出一个庞大的洞口,深不见底,像深渊的巨口。

    下一刻,瞳青松开控制,只见包裹着陈默的岩浆球,垂直朝地底坠落。

    轰隆!

    金属球被送入地底后,洞口坍塌,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掩埋,只留下地面上冒着烟的岩浆,还有一地的狼藉。

    好狠。

    这送入地底,还怎么出来?观战者一片哗然。

    这一次,连赵敏都有些担心,虽然陈默的身体特殊,但她也不确定这种情况,他能不能逃出来。

    瞳青转头看向紫帝,意思很明显,我赢了。

    “别急,还没结束。”紫帝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瞳青眼神眯起,深深看了他一眼:“擂台都有倒计时,无休止等下去吗?”

    “五分钟。”紫帝说道,声音毋庸置疑。

    瞳青没再说话,安静等着,俯瞰着掩埋陈默的地面。

    这还没输?

    围观者全部服气了,但看向陈默的部下,大都淡定如常,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首领被杀。

    见状,众者也跟着等待,同时在小声议论。

    ……

    瞳青的手段,陈默是真正体会到,若自己没有量子躯体,恐怕现在早已败北。从岩浆球中出来,他环顾四周的岩石,有些诧异。

    瞳青倒是聪明,居然将他困在地底。

    冷静下来,陈默开始环顾周围的情况,感受了一下重力的方向。

    黑暗中,他能清晰感觉到岩石土层的表面,再内部,分子、原子都在疯狂转动。

    他看到了电子不规则的跃动,似量子般还无目的与方向,正环绕原子核闪动,他看到了其中原子的缝隙。

    原子的缝隙。

    陈默想了想,抬起手缓缓附在岩石上面。

    他尝试控制着组成身体的每个量子,穿过原子和电子之间的缝隙。没一会,一根手指点在岩石中,慢慢没入其中,再拔出来时却不见任何痕迹。

    可以。

    陈默目光一亮。

    试试新的能力。

    陈默将手掌覆盖在岩石上,慢慢地,没入其中,他的身体也虚化起来,似有似无,处于看得到却摸不着的状态。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在天星碑林上空,观战者有些紧张,他们想看看陈默还能不能再出现。五分钟不出现,就会被紫帝判负,这是比试,只分胜负,不分生死。

    然而,时间快到了,却不见有任何动静。

    瞳青要赢了吗?

    在时间即将过去之际,战场中再次出现动静。

    一个幽蓝色的身影,缓缓浮起来,如同分子穿过渗透膜,毫无阻碍。

    遁地?

    陈默的出现,让准备狂欢的生命,想是被扼住喉咙的公鸭。

    ……

    “那就再来一次吧。”

    瞳青没想到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上来,但脸色淡然,抬手间,裂缝中的岩浆再次爆发,周围的金属粒子,全部往陈默身上汇集,企图将其包裹。

    还来?

    陈默可不打算再次被打入地底。

    刚才他不仅仅体验到穿梭于原子缝隙之间的能力,还有另一个能力,可以试试。

    蚁人的能力。

    原子的碰撞与收缩,

    下一瞬,陈默身体快速拔高,不到一会,身体已经变成二十米高,还在长大,如同拔地而起的巨人。观战者傻傻站在原地,张大嘴巴,眼睛差点瞪出来,惊骇欲绝。

    两百米高的巨人,就站在战场上。

    陈默感觉着不是极限,还有更高的极限,但现在足够了。

    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什么是恐惧。

    瞳青仰望着眼前的巨人,心情复杂。

    他被称为第一人,宇宙至强者,从小到大,只要他挑战,就未尝一败。他拥有最好的基因和天赋,也拥有最好的资源条件,却没想到,在这里被一个突然崛起的类人比下去。

    这场战斗之后,无论输赢,陈默在宇宙间的名号都将传开。

    这是他最大的敌人,一个比丹还恐怖的数倍的敌人。

    空中的岩浆和金属流,疯狂涌来。

    十股流体,或火红,或黑冷,对比鲜明,在灰色的天幕下,这个战场成为宇宙的中心。

    流体速度奇快,瞳青弓着身体,用尽全力。他神情肃穆,黑色眼瞳幽光深邃,如来自深渊的凝视。十道流体,在他前方交汇。

    金属熔融成为剑骨,岩浆裹挟,以为剑刃。自上而下形成,两百米高的巨剑,通天彻地,眨眼间便在瞳青身前形成,剑身的岩浆还在明灭不定。

    噗噗!

    巨剑滴落的岩浆,在地上激起尘土和烟雾,一股古怪的硫磺气占据了战场。

    恐怖的巨剑,让人不寒而栗。在巨剑周围,岩浆的温度蒸发的水汽涟漪,似乎在扭曲空间。瞳青的脸上,难得露出疲色,随后闪过一丝坚决。

    忽然,空中的巨剑扬起,以摧枯拉朽之势,往陈默巨大的身体斩过去。夹在着啸音,巨剑带着岩浆烟火,在空中留下扇形的烟雾痕迹。

    而陈默巨型的身躯,手掌高高扬起,朝半空中的瞳青拍下。掌风激起的啸音,同样刺耳,势不可挡。

    一掌一剑。

    哧!

    啪!

    两道闷响几乎同时响起,见着无不心惊胆战。

    烟雾散尽,战场的情况才呈现在他们眼前。观战者脸色还带着后怕,沧桑古朴的天星碑林,战场所在的中央地带,被损毁殆尽,只留一地齑粉。长剑插在地上,剑身的岩浆不断往下面流淌。

    而陈默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斩痕,左臂断开,肋下至腹部被岩浆剑划开,伤口恐怖。只见陈默的身形慢慢变小,站在满地狼藉的废墟之上,仰望着眼前的巨剑。

    他掉落断臂被捡起,按在左手上,两者慢慢融合,恢复原样,腹部的伤口,在幽蓝色光芒闪烁后,恢复如初。

    而瞳青,也从数公里以外的坑洞中爬起来,目光暗淡,面色疲倦,无比狼狈。

    到底谁输谁赢?

    一个疑问在场上所有生命的心头浮现。

    咔嚓。

    一道碎裂的声音响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