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来说说吧。”岚从位置上起来,看向陈默。

    陈默示意他开始。

    “超能普及前,有一件事必须提前注意,做好一个特别的准备。老板的家乡有句古话说得很好,侠以武犯禁。若超能不受控制,这比战甲更难管理。

    战甲可以植入监控犯罪的程序,但超能可不行。超能犯罪更难调查,而且取证不容易。若失控,那是无休止的麻烦。”

    岚的话落,场上的人全部赞同。

    他们中,绝大部分都开发超能,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

    “岚教官有什么建议?”陈默问道。

    岚朗声道:“技术未动,规则先行,先规范超能者的管理律法,建立超能种类的分类和阶段的分级标准。建立超能者登记机制,评估超能种类的危险性。

    建立超能者的人才选拔机制和培养机制,建立一个有效的超能犯罪惩罚机制,区别于普通律法之外的规则体系。

    这些都是我初步的建议方向,在保证超能者能被管理约束和为我们所用的规则下,再慢慢细化其他规则,而不是盲目发展。”

    早在老板和瞳青战斗时,他就说过超能普及的事,这段时间也想了一些关于超能普及时可能出现的问题。

    岚的想法一出,让场上众人眼前一亮。

    他们想的都是如何去普及超能,却没去思考这些基础,已经可能带来的影响问题。

    “其他都好办,最后一条惩罚规则,可以细化,参考刑法。”陈默问道。

    朱荷举手,吸引来众人的目光。

    “我针对岚教官第五条惩罚机制,说说我的想法。有**一种技术,能彻底消除生命体的超能,让他永远无法拥有超能?这种技术,可以更加有效地震慑超能者。”

    她是搞情报的,对惩罚这些熟悉一点,知道哪些东西能震慑罪犯。

    陈默点头:“这种技术有,在超能技术开发之初就准备了,我的实验室有一款药剂,能消掉一个生命的超能,让他变成普通生命。”

    对于老板实验室里各种千奇百怪的技术,场上众人早已麻木,并**好惊讶。

    “做到强大和特殊的超能者为我们所用,这是最难的一点,也是最麻烦的。所以大家可以多往这方面想。”赵敏说道。

    “老爸,我问个问题?”

    赵敏身边的无双看着陈默举手,众人的眼光都落在她身上。

    不少高层看向无双的目光都是赞许和肯定,在他们中,不乏原来行军蚁集团的核心人员,他们是看着无双从襁褓的孩子,长成如今的漂亮姑娘的。

    无双可是继承了陈默的智慧,小渔的气质和赵敏的气场,早有独挡一面的能力。

    “嗯,说。”陈默目光中带着宠溺。

    “就是我们需要什么人才?从哪些族群选拔?”无双问道。

    “我来。”

    赵敏看向陈默,得到他的同意后,才站起来。

    “我们什么人才都缺,只要是人才,肯定是多多益善。选拔的族群,是我们集团的所属星域以内的所有族群,一视同仁,**特殊。”

    “要有一个特殊。”

    岚举手插话。

    “地球毕竟是老板和总裁的故乡,这里的生命,还停留在红级,按照宇宙的生命等级,属于低等。虽说生命平等,但总有小部分生命对红级生命不感冒,而且这里是老板崛起之地,**任何生命敢有意见,不过节奏要控制得当。”

    场上其他高层纷纷点头。

    “无双,你说。”岚说完,将话引回无双身上。

    “关于超能人才的管理问题,我有两个建议。”

    无双见场上众人都投来询问的目光,便继续开口。

    “第一个建议很普通,大家应该能想到。超能技术说是普及,但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做到像战甲那样全民普及的,因为管理体系一下子跟不上,会混乱。

    我们可以先普及最优秀的那部分生命,在星域内每个恒星系中,修建超能学院,在恒星系中选拔优秀人才加入恒星级的超能学院,然后对超能学院的学员进行超能开发,让他们学习。学院制,方便超能者的统一管理和教育。

    然后选取恒星系超能学院的优秀超能者,毕业考入星系级的超能学院,然后再选择能力优秀的毕业生,加入星座级的超能学院,层层选拔,这样可以大体上区分人才,我们就能根据所需的人才将他们收入行军蚁集团。”

    陈默点头:“第二个呢?”

    “生命太多,而且生命的爱好和想法不一,单一的学院制的选拔人才机制,肯定有漏网之鱼,而且这些鱼还不少,我们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选拔。”

    见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听着**打断,无双就继续说下去。

    “比如岚大叔需要军事人才,但学院体制下,可能会有很多因为成绩不好,或者**条件前往超能学院的军事人才遗漏,抑或是大器晚成的人才。我们可以建立一种全民参与的特殊选拔机制,定为特招生,加入到人才计划中。”

    “哪些全民选拔机制?”连岚都来了兴趣。

    “老爸,说出来你别打我啊。”无双看向陈默,眨眨眼睛。

    陈默被这丫头逗乐了:“从小到大,我有打过你吗?这是****会议,畅所欲言。”

    “游戏。”无双说道。

    “游戏?”

    这个答案,让会议室内所有人都傻眼,脑洞思路有些清奇。他们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用‘游戏’的选拔机制。

    “怎么说?”陈默好奇问。

    ......

    黑袍人看着款款而来的女类人,目光一愣,手中的酒杯顿了顿,放到桌面上,看向来人:“你敢找我?你不怕我?”

    他的声音中满是诧异。

    女类人面容清冷,道:“怕我就不来了。”

    黑袍人就是人人畏之如虎的紫帝,女类人正是紫韵。

    紫薇文明如今最天才的少女,居然前来找紫薇文明的最大的罪人紫帝,若让外界知道,肯定激起轩然大波。

    “那你找我做什么?抓我回去吗?”紫帝端起酒杯,自顾喝着酒。

    “我想当您的学生。”

    紫帝的手一顿,神情愣住,轻轻笑了笑:“紫薇文明最优秀的天才,要当一个紫薇文明最大的罪人的学生,传回去,你不怕紫君之气死?”

    紫韵默然不语。

    两人不再说话,紫帝自顾喝着酒,欣赏着酒馆中播放的空中足球赛,完全将紫韵是透明人。

    一个小时,紫帝才放下酒杯。

    “买单吧。”紫帝转身,朝酒馆外离开。

    “是,老师。”

    紫韵轻点颔首,结下账单,快步跟上紫帝离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