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前方传回急报,行军蚁集团派遣鲲鹏战部,陈兵交界星域。”部下急报。

    这个消息,让场上的三帝眉毛一挑。

    武帝呵呵一笑,并不在意:“看来是知道我们在捣乱了。”

    “有点快,看来这行军蚁集团有点东西。”蔚帝阴恻恻开口,尽是戏谑。

    “想想怎么应对的问题。”

    雨帝轻轻端起一杯饮品,一饮而尽。他是三帝中,性格最为温和的那个,平常做事,从来不会慌慌张张,却胸有成竹。

    打,或不打的问题。

    “打,我们肯定会遭受损失,但可以拖住对方的部分兵力,对冥体文明的战场有利。不打,冥体文明肯定会怀疑我们这个同盟的诚意。”武帝沉思起来。

    “要我说可以阴他们一把。”蔚帝的性格相对火爆一点,急脾气。

    “不妥。”雨帝摇头:“那会变成我们和行军蚁文明之间的战争,这对我们,得不偿失。”

    武帝也点点头,赞同雨帝的说法:“折中吧,我们也陈兵交界,摆出姿态,然后和行军蚁集团打口水战,制造紧张,不要动手,其他事就看着,我们就达到拖住部分对方兵力的要求了。”

    “不怕他反过来对我们动手吗?”蔚帝不解。

    “他们不会。”雨帝说道:“如今行军蚁集团与各大神级文明交恶,又和冥体文明开战,再和我们开战,弊大于利,只要对方的指挥官不是傻子,都不会选择主动和我们开战。”

    ……

    冥阿定定得盯着眼前的星图。

    全息星图上,各种密密麻麻的复杂标记。

    驻军,兵力,虹桥,补给,防御线,开战战场,敌方布局,补给,兵力和驻军,各种密密麻麻的标记,在全息图中,复杂程度,不是一般生命能看得懂。

    这不是在星球战争,而是宇宙战争。

    星球的球面战争,到宇宙时代根本没用。

    宇宙时代,在宇宙太空维度的战场上,你的敌人可能从任何位置攻击你。八个象限,无数种变化,同时还要小心星空中出现黑洞、脉冲星和空间乱流。

    像冥体文明这种星域辽阔的神级文明,与他们星域相毗邻的文明,可能有数十万个,数百万个,甚至更多。

    这不是某个星球的几百个文明那么简单,宇宙战争的复杂程度,大到难以想象。

    如此庞大的星域和复杂的外部环境,作为将星需要强大的大脑,还有优秀的大局观。

    虹桥惊变后,这种文明星域相邻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冥体文明是最糟糕的一个。

    虹桥惊变后,他们的反应不足,被另一方占据了虹桥,关键是,占据虹桥的文明中,有不少都是实力强大的顶级文明。

    甚至有那么两个虹桥,连接了黑瞳文明和雷神文明的星域,几乎让他们绝望。所幸现在两家并没有对他们动手的意思。

    这个虹桥惊变,彻底打乱冥体文明所有的军事防御部署。

    而他们掌控的通往史隆长城的虹桥,靠近他们的星域腹地,也因为冥荼叛逃丢失。

    如今的冥体文明,和多个顶级文明开战,防线支离破碎。

    冥阿在原地,站了两个小时,一动不动。这种布局,一旦错过一个细节,有可能造成整个战争的连锁反应,让他们全盘皆输。

    如果冥荼在,可以分担走他一半的压力。而冥月流花还在的话,也能给他一些参考战术。

    冥荼叛逃,冥月战死,这两者,都和一个生命有关。

    陈默。

    冥阿的目光落在白雾虹桥连接的史隆长城星域上。

    他很想为冥月流花报仇,但作为一个统帅,他不能被仇恨引导思维,否则就死路一条。

    冥阿死死盯着史隆长城那片星域。

    无论于公于私,这里都必须拿下。

    “报冥阿大人。”部下的汇报声,打断了他的思索。

    “说。”

    冥阿的目光没有离开星图,声音毫无感情。

    “前方会消息,武仙座的战部和行军蚁集团的战部陈兵边界,两家吵起来了。”

    “吵起来?”冥荼一愣,转头询问。

    “是的,吵起来,武仙座和行军蚁集团,都在互相指责对方挑起争端,但他们没有真正动手。”

    “行军蚁集团哪支部队在边界?”

    “鲲鹏战部。”

    “鲲鹏战部?应该是武仙座骚扰史隆长城的事被发现了。”

    “大人,要不要让武仙座加大对对方史隆长城的骚扰?”作战室内一名将星说道。

    “不用,不要将希望寄托在其他文明身上,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冥阿仰望着全息投影,武仙座和行军蚁星域的交界处,两方的战部标记已出现。

    冥体文明现在和多个顶级文明开战,因为虹桥的位置非常敏感,甚至小宇宙中都出现虹桥,可以说,他们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最关键的战争,在史隆长城这里。

    ……

    “这武仙座很聪明,不和我们正面硬来,就制造话题来托住我们。”岚对身边的陈默说道。

    两方看似吵得不可开交,但两方却没有任何损失。

    然而,却要彼此防备。

    “岚大人,史隆长城回消息了,冥体加大攻势。”赤槿将情报告诉岚。

    作战部的成员瞬间来了精神,星图沙盘打开,史隆长城的情况出现在他们面前。

    行军蚁集团的情况比冥体文明要好很多,因为他们领地比较小的缘故,内部星域变异的虹桥比较小。后来在星域内增加了两个虹桥,一个通往一个庞大的宇宙空洞,还没有文明发现,另一个通往一个偏僻的小文明星域,他们很快就将那个小文明控制,不费太多力气。

    因为行军蚁所在的拉尼亚凯亚超星系,本身所处的位置就偏僻,所以接壤的大文明并不多。

    冥体文明不同,现在是多线作战。

    冥荼叛逃到他们这里,被称为最有可能成为第三大顶级将星的冥月流花,因为轻敌被他们干掉,所以现在冥体文明只剩冥阿一个名将。

    在宇宙战争布局上,消耗的心力非常巨大,需要考虑全局。战场越多,将星的要考虑的因素就越多。

    他们不用分心太多去顾忌其他战场,这点上,他们有一些优势。

    “增加兵力,守住虹桥。”岚只发了一个最简单的指令。

    ……

    反物质的爆炸,在太空中异常炫丽,无声且美丽,迸发出无限的死亡射线和能量。

    虹桥战场,战争火力云集。

    星际战争攻防战的第一阶段,火力消耗。

    无人战舰穿梭、天基激光扫射、反物质弹如暴雨般,如深海鱼群般的战争机器人,在无声的太空中描绘出末世的战场。

    源源不断的武器和反物质能源正在被运来,投入战场,再被毁灭,再运输而来,如此循环。

    战场附近的星球,全部被开采消化,蚕食殆尽,变成源源不断的武器,送往战场。

    反物质弹的对碰,天基激光武器的扫射,天基武器和无人战舰的碎片,还有战争机器人的残骸,遍布太空,这里变成死亡的海洋,一片太空废墟。

    没有生命敢靠近,靠近即死亡。

    空间干扰和空间干涉的封锁状态下,这种战场无法进行空间武器和光速武器的投射,就只能硬碰硬。

    双方都知道这个战场的意义。

    “大人,第13波次隐身战兵全部牺牲了。”

    “投放第14波次。”

    一声令下,数千名隐身战兵,进入太空战场,分散到各个象限,往敌方的防线过去。

    隐身战兵不会被量子雷达发现,属于是战场上的幽灵,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尽可能多地毁掉地方的天基武器,为他们这方制造火力优势,搅乱敌方的防线。

    冥西脸色阴沉如水,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战场投影。

    13波次的隐身战兵的战果有限。

    但隐身战兵的数量却越来越少,质量也越来越低。

    消耗太严重,这场攻防战,代价太大。

    他感觉自己不是在攻略一个普通文明,而是一个同等级的神级文明,对方的战争科技,并不比他们差。

    忽然,一个部下急匆匆走过来,慎重说道:“大人,上头来急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