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渔的手心覆盖在陈默的太阳穴上,此两人都处于超状态,闭着眼,意识正通过特殊的能力连接在一起。在两人意识中的画面,此时是想同的。

    但占据主导的是小渔。

    她在尽力释放自己的能力,让陈默能去理解这种能力的特殊和运转,从而复制这种能力。

    理论上,陈默的身体无所不能,只是在能力上,还没触及到小渔这种能力,而只需要一把钥匙,就能打开这种能力的大门。

    陈默现在就在尝试打开这扇大门,一旦开启,意味着他拥有小渔的能力,以后也能全面复制其他生命的能力。

    意识的跳动正在继续。

    陈默和小渔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亲近,仿佛灵魂融合在一起。

    这种感觉和特殊,像两个想爱的恋人,正进行着最亲密的接触,毫无秘密,毫无保留,是来自灵魂的深层交流,超越肉体的亲密接触。

    陈默在尽力模仿着小渔的意识波动,这将是彻底改变战争走向的手段。

    在陈默的意识中,小渔的意识在跳动,还有她能看到的生命意识,全部在跳动,似乎有某种规律,却又没发现规律。

    陈默的部分意识正在悄然改变,随着小渔一起,慢慢变得同步。

    ……

    战场绵延数百亿公里,太空中,爆炸的光团与破碎的残骸相映交辉,无声而凄美,还有源源不断的战争机器在冲入战场,生命显得无比渺小。

    爆炸、激光、战争机器、战舰、战甲、天基武器,各种武器,如同无畏的勇士,在遍布残骸的太空中穿梭、追逐、激斗,同归于尽等。

    伴随着一个个爆炸出现,光芒和辐射席卷开,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碎片。

    仿佛宇宙在这里谱写一曲无声的壮歌,回荡在每一个见此场景的生命的脑海。

    特别是双方反物质弹的碰撞,物质湮灭带来的恐怖场景,如同一个个小太阳浮现在太空中,可怕的辐射,哪怕一个恒星系在附近,都能让其瞬间变成废墟。

    一攻一守。

    从这场总攻从这里打响开始,就注定需要有一方毁灭才会停止。

    冥阿感觉到压力。

    对方的防守线全方位无死角,围绕着虹桥,他们发出超强度的进攻,几乎不算伤亡。而对方就像打不死的虫子,看似岌岌可危,却每次都能抵挡他的进攻。

    各种调动,对方的总指挥,战术实力绝对不弱于他。

    敌方的战兵,实力强悍,即便像派遣隐身战甲渗透,也会被对方迅速找到并消灭。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知道对方的总指挥是当年带着黑枫叶坑杀大河文明的银发。

    虽然他听过这个银发,但没有太在意。

    一个野生的将星,没经过系统的学习,也没有他们神级文明的资源和条件,即便再厉害,和他也有一些差距。

    而如今,冥阿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这个想法。

    史隆长城的战争非常关键,这是冥体文明向宇宙立威的一战,也是关乎他未来的一战,还有冥月姐的仇恨在里面,他不容许失败。

    “大人,随着战场的推进,现在差不多到虹桥口了。雷达显示,对方还有最后的一道防线,破了这道防线,我们就能在虹桥的入口处建立防线。”一名副官兴奋禀告冥阿。

    “嗯。”

    冥阿点头,面容保持平静。战争没有确定敌人全部死亡的定居,永远不能说胜利,而且还是这么顽强的敌人。

    忽然,冥阿神情一变。

    在传回的情报中显示,战场上出现一支让他意外的战部。

    冥荼战部。

    这个被冥体文明倾尽技术,花费大代价打造的战部,被冥荼一手全部带走,投诚陈默的阵营中,还屠杀了他们的舰队。

    对冥体文明而言,这是一个奇耻大辱。

    冥荼的背叛,让冥体文明在宇宙中丢尽脸面。

    他了解冥荼,也知道冥荼的身份,一个利用科技打造的,用有特殊意识的机器人。

    而对冥荼的状况,他同样了解。在冥体文明时,沉默寡言,每天躲在研究各种战法兵书,是一个战争狂人。他本来是冥体文明培养出来的一名顶级将星,而如今却成为凶刀。

    在虚拟模拟的战争中,两者的战绩相当,但在宇宙知名度上,冥阿和冥荼却是天壤之别。

    冥阿被当成冥体文明的天之骄子,无数生命崇拜,代表着冥体文明的将星门面。而冥荼低调,几乎不怎么露面于公开场合,而且在文明中没有朋友,还被冥体文明暗中监控防备。

    两者所处的环境,让两者的风格很不相同。

    冥阿稳扎稳打,在稳步推进的战场中,一步步蚕食对手,此消彼长之下,可以让敌人绝望。

    而冥荼是弑杀如火,冷冽如刀,杀气很重,尤其擅长遭遇战和诡兵,甚至极端情况下,会不择手段来拿到战争的胜利,包括‘坚壁清野’。

    冥阿研究过冥荼的模拟战争风格,为了一场胜利,冥荼可以不惜将整个星座的星系毁灭,只是为了不让敌人有补寄基地。

    那种视生命如虫子般的杀气,让冥体文明的高层都心惊胆战。

    “没想到我们还是在战场中见面了,可惜不是战友,而是死敌。”

    冥阿叹了声,他同情冥荼曾经在冥体文明的遭遇,但只要是为了文明的未来,无论明天文明高层做什么,对他而言都不重要。

    “大人,不好了。”

    一道充满恐惧的声音落入冥阿的耳中。

    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一名下属正颤颤巍巍地将手中的情报传给冥荼。看到情报中出现的画面,冥阿手脚冰凉,再无开始的沉稳,变得有些慌张。

    他知道为什么冥荼战部突然出现了。

    ……

    “冥体文明有麻烦了。”

    武帝将情报传给身边的雨帝和蔚帝,神情凝重。

    冥体文明从史隆长城的虹桥战场上,在将要破掉防线之际,就选择撤退,他们在第一时间就收到情报。

    明明是死战,双方都付出极大的代价,却在最后时刻放弃。

    冥体文明的大麻烦要来了。

    “我们怎么做?”蔚帝阴恻恻说道。

    “雨弟,你说该怎么做?”武帝转头问道。

    在他们三人中,雨帝是将星出生,在战术上,比他们要强一些。

    雨帝看着情报,思索一下说道:“撤掉和行军蚁集团对峙的驻军,停止对行军蚁集团的骚扰,稳固周围星系的防线,然后准备……”

    ……

    “看来他们没有浪费我们提供的信息。”

    琰看到传回来的情报,脸上充满笑意,如今的场面,和他推演的情况,出入不大。

    “对方的总指挥掌握的时机挺好,在冥阿战部攻击虹桥的关键时刻动手,冥荼战部损失惨重,又乱了分寸。”瞳青眉宇间的喜色也不少。

    “经此一役,冥体已不足为患。”琰胸有成竹说道:“六家之中,暗森林、冥体已去其二,无尽海争霸欲望不足。我们要堤防雷神和白星,雷神文明在雷霆的治下,蒸蒸日上,紧随我们之后。白星文明内部稳定,发展势头也不小。”

    “紫薇文明呢?”瞳青问道。

    “紫薇文明虽是最古老的神级文明,但内部阶级固化,权力分化,迟滞腐朽,高层人心不齐,和冥体文明类似,只是暴露的情况没有冥体文明那么糟糕。

    没有解决那些根深蒂固的古老家族和权力集团前,紫薇文明的威胁不大。不是每个人,都像议长这般有魄力和实力的。

    紫君之性格略显温和,手段不够,顾虑太多。他在紫薇文明中的威望和手中的权力,加上他的性格,不足以支撑他洗牌,所以一直在拖着,保持现状。

    如果冥阿此战胜利,他更有可能整合冥体文明。而紫君之并没有特别的成就来提高威望,拿不到更多权力,而罗胖子好像不太想管这个烂摊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