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战部占领鬼鸟星,如同一颗寄生花的种子,嵌入索伦联盟的皮肤里,在这生根发芽,野蛮生长。

    恒星堡垒建立,空间连接器成功修建,让鬼鸟星连接行军蚁集团的其他星域,源源不断的支援开始进入到这个远在索伦联盟星域内的星系。

    之前暗物质破坏的战果出现,在枭蠡战部补充装备,展开更疯狂的攻击下,索伦联盟失去暗物质资源的星系群,在枭蠡的铁甲下迅速瓦解。

    被行军蚁集团占据的星域越来越大。

    一开始还淡定的索厉,逐渐没了淡定,变得急躁,对枭蠡占领的星域展开疯狂的进攻。然而,枭蠡抓住索厉急需战功的心理,下了一个大套,歼灭一个精锐战部。

    那一战,让索伦联盟上下震动。

    大战小战不断,正在疯狂蚕食索伦联盟的防线。

    枭蠡的推进速度不快,而是稳扎稳打,如同一把软刀子,正慢慢割对方的肉。不致命,却一步步打击对手的信心。

    接连的失败,让索厉备受打击。

    在索厉准备针对枭蠡反击之时,行军蚁这边的战术风格再次变化。鲲鹏战部开始崭露头角,主导战争的节奏。

    鲲鹏战部以快速的风格,打出幽灵鬼魅般的效果。

    他们战部的舰队,永远行踪不定,目的让人难以捉摸,战术节奏开展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本来适应枭蠡战部压力和打法的索厉,面对突然的转变,心头像是被塞入石头,有一种一口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的难受。

    两大将星联手,索厉的压力无比巨大,同时还有来自联盟内部的压力。

    但他并没有垮掉,战意反而更加旺盛。

    自他成为索伦联盟的总指挥以来,就没有和这么强的对手在战场中交过手。如果这次能赢下来,对他通往顶级将星的路,是完美的垫脚石。

    顶级将星。

    索厉目光狂热,变得坚定,长期作战之下,也没有太多的疲劳感。

    现在双方都杀红了眼,战舰和战争机器,正不断被送到最前线,战况前所未有的激烈。

    双方都在抢夺属于自己的战斗节奏。

    很明显,现在的节奏属于行军蚁。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将星,索厉知道,战争的节奏并不是战术,无法形容,但非常重要。战争一旦落入对方的节奏中,就会出现节奏圈套,被牵着鼻子走,完全按照对方的布局来推进战争。

    那是非常危险的。

    枭蠡在把控战争节奏上做得很好。

    从一开始的打乱布局,再到偷袭暗物质,然后集中火力进攻对手弱处,如今将战争主导交给鲲鹏战部,重新大乱索厉针对他的布局。

    从开始到现在,整个战争,都在按照枭蠡的布局和想法在推进。

    所以他们一直掌握主动。

    暗中关注这场战争的势力,也被行军蚁的推进速度给惊住。一些势力的作战部,开始收集情报,来推演这场战争。

    行军蚁又曾击败过神级文明的战部,谁也说不准以后他们要不要对上行军蚁,所以都在尽可能地收集关于行军蚁战部的情报,来研究行军蚁的作战风格和路数。

    “从目前的局势上看,行军蚁这边掌握绝对的主动,他们的节奏把握得非常好。”琰惊异说道。夜枭战部和鲲鹏战部能这么快推进战争,确实让人惊讶。

    按瞳青的想法,行军蚁是黑瞳文明最大的对手之一,这一战,他们也在跟进关注。随着战争的推进,让他惊讶的是夜枭战部和鲲鹏战部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

    琰转过头,对瞳青道:“恐怕我们要重新评估行军蚁集团的整体实力。”

    从这场战争表现出来的作战能力和布局能力判断,枭蠡在布局和战争节奏的把控上,都十分优秀,而且一些战术手段时分老道。

    此外还有黑鹰,都有鲜明的作战风格。

    他们都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而且,他们只是行军蚁几大战部中的两个,还不包括抵挡冥阿的护木战部,还有拒阵勾瑄的王海等。

    这些将星,每一个拎出来都能独挡一面。

    在上面还有两名顶级将星,银发狐狸和冥荼。

    星际战争中,顶级将星的布局很重要,但下方各大战部的将星同样重要。

    冥阿很强,但下面出色的将星不多,他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掌管数以万计的战场状况,更别说每个战场临场指挥应变。若当初冥阿手下有行军蚁集团这样的强将,冥体文明可能是另外的结局。

    瞳青的目光从星图中收回,淡淡道:“还是低估他们的实力了吗?”

    “大人,索伦联盟出现新的状况。”

    塔拉进入作战室,打断他们的对话。瞳青和琰齐齐停下来。

    “索伦联盟出现流言,索厉无能,要换统帅,这件事,从民间开始传开,已经到索伦联盟高层耳中。”勾瑄看了眼情报,面容奇怪。

    “还能这么玩?”狐冰心眼中闪过惊异之色。

    “战场的胜负,很大一部分并不在战场上,而是在后方。”勾瑄深以为然。

    当初被紫薇文明夺走虹桥,被王海拒之于虹桥之外,接连的失败,没有后方的支援是一个原因。之后她和战部跨越了半个宇宙,才回到白星文明。期间她比以前成长很多,同样对战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一个‘索厉无能’的流言在索伦联盟的各星域内传开,直至传入索伦联盟高层耳中。

    流言有板有眼。

    索厉是索伦王的儿子,传言完全将他塑造成一个靠父亲上位的二代,看似强大,实则无能。

    以前没有大战和强大的对手可以蒙混过关,如今在大对手面前,表现得不堪一击。

    开始索伦联盟高层只以为是行军蚁集团瓦解他们高层团结的手段,但接二连三的大战役失败后,流言的味道就出现变化。

    前线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印证传言中索厉的无能。

    即便不信,但也不可能将所有的注,压在索厉身上。如今索伦联盟的高层,准备选出第二位统帅,统领一半军力。

    “临阵换帅,兵家大忌,索伦联盟要出大事了。”勾瑄说道:“好高明手段啊。”

    “好厉害的行军蚁。”狐冰心赞叹说道。

    索厉无能。

    这个传言在索伦联盟中传开,传到高层耳中,甚至在索伦联盟的战部军团间传开。这对索厉的威信,是一个重大的打击,连着被打击威信的,还有索伦三百二十六世。

    作为一个势力,无论何时,内部的斗争不会少,即便身处战争的特殊时刻。

    明知道这可能是一场针对索厉的阴谋,却还是忍不住做文章。

    制造索伦联盟内部的猜忌与竞争,分化索厉的权力。

    传播这个流言的生命,本身就不安好心。

    至于背后的势力是谁,无从查起,谁也不敢确定,是行军蚁集团,还是索伦文明内部索厉的竞争者挑起的。

    ……

    “好卑鄙的手段。”一名将星愤愤不平。

    场上的众将都看向为首的索厉。

    他们知道这段时间以来的艰难和压力,换其他将星,恐怕早在这种攻势和压力下全线崩溃。

    索厉做的足够好,却被扣上无能的帽子。

    “这句话不要说了,战场上,卑鄙是一种赞扬。”索厉出奇地平静。

    明知道这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他却无力反驳。

    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没有拿到一场大战役的胜利,反而是索伦联盟的星域在被慢慢蚕食。

    手下的部将全部陷入沉默,过了一会才有一名将星开口,心有不甘:“难道就这样别牵着鼻子走吗?明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临阵换帅,那群舞弄权术的议员不是傻子吗?”

    场上陷入死寂。

    作为将星,他们都清楚,临阵换帅这是禁忌。士气低迷不说,新统帅没有彻底了解战争的走势就布局,还有对手的风格,会让他们的劣势持续扩大。

    滴滴滴……

    那名部将还想开口,却被通讯的提示声打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