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军蚁集团完整收编索伦联盟,几乎没有付出太大的伤亡和代价,和平吞并,整个索伦联盟的星域,纳入行军蚁集团的版图。

    宇宙震动。

    在宇宙文明战争的历史上,有很多开挂般的战役,但从未出现过这么诡异的战争,诡异到让人不可思议,无法用常理去衡量理论。

    这场吞并,推翻了原先所有战争理论的推演结果。

    宇宙众多将星打碎脑袋,都想不出到底哪里出现问题。

    诡异的战争,处处彰显行军蚁的与众不同,靠近行军蚁星域的势力,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如果真的是某个将星或阴谋家策划的这场吞并,那么这名将星之能,已经超越顶级将星的范畴,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宇宙各大势力给出绞尽脑汁推演,想到各种不可能的可能,但太过天马行空。

    不可能发生的事件,就真真实实发生在眼前。

    ……

    琰死死盯着推演的沙盘,双手撑着台子,目呲欲裂,没有了往日的风轻云淡和智珠在握。他的眼中流露的是满满的不可思议。

    “不可能,这不符合常理,这场战争的走向,不可能走成这样。”

    瞳青同样震撼不已:“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行军蚁集团的威胁性,好诡异的手段。”

    他现在不得不重视行军蚁集团对他霸业的威胁。这场战争结束得太过草率和突然,完全超乎所有生命和势力的想象。行军蚁集团展现出来的威胁性和诡异性,达到了极值。即便是用阴谋,也不可能这样和平地将整个索伦联盟吞并。

    这不是一个小文明,而是在宇宙中排的上号的势力,吞并这种势力,不可能这么毫无预兆。小石头丢水里还会有涟漪,这是一颗陨石。

    行军蚁集团在他们眼中变得神秘起来。

    瞳青忽然想起陈默,他和陈默对战时那种深邃感,他心头忽然浮起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对他霸业威胁最大的,恐怕是行军蚁集团吧。

    “我们有没有算漏哪些地方?”瞳青说道。

    “算漏?我们的情报应该没有问题,一切都是正常的,只有这场吞并不正常。”琰说道。

    瞳青思索一下,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如果有一种可能,索伦联盟所有高层全被秘密控制了,而外界不知道呢?”

    琰先是一愣,然后眉头皱起:“可是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谁说不存在?你忘了紫薇文明的那场杀戮?”

    琰身体一僵,脸色微变。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行军蚁集团就变得很可怕了。

    “可是一般高层藏身的星球,都会被空间封锁的,即便是有内鬼出现,也不可能悄无声息控制所有高层。”

    “但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是啊,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琰脑海浮现出一系列的推演,以所有索伦联盟高层被秘密控制为前提条件的代入假设,后续的一些推演都变得合理。

    但是,对方怎么秘密控制索伦联盟高层的?这又是一个不可能的证明题。

    会不会是那种可能?

    琰的眼神眯起来。

    ……

    “又失败了,不可能啊。”

    勾瑄捂着脑袋,几欲抓狂。

    任凭她联合白星文明另一位顶级将星元南,还有总参部的所有将星和智囊,在超级量子计算机的帮助下推演,还是失败了。

    他们对这场战争推演了无数遍,没有一次是可以走出这种走势的。

    阴谋,阳谋,各种诡计假设条件都用上,他们甚至以索伦联盟整个军部叛变作为假设条件,还是推演不出这种悄无声息的吞并行动。

    坐在沙盘星图前的狐冰心,也愁眉紧锁。

    她全程观看将星和智囊团队的推演,他们将星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绝对是他们漏掉一些关键信息,所以才无法推演这场诡异的战争。

    缺少什么重要因素?

    因素?

    忽然,狐冰心瞳孔大震,霍地站起来。

    “你们的推演,少考虑了一个因素。”

    这一刻,所有将星的目光都聚集到狐冰心身上,对狐冰心的智慧,他们从来不会质疑。很多时候,夫人往往能一眼就看中问题所在。

    所以这些年,白星文明在夫人的治理下迅速发展的,她在白星文明中的威望,仅次于老酋长的存在。

    “超能。你们的推演中,少了超能的因素。”狐冰心说道。

    如今是超能时代,而将星的推演,还停留在战甲时代的体系上。因为将星认为,仅靠个人实力的超能,即便战兵厉害一点,但不足以影响到战争大势的走向。

    所以在战争中,他们往往会忽略超能这个因素。

    “夫人,超能有什么影响吗?”勾瑄问道。

    “有,你忘了老祖宗的能力了吗?他的能力达到星球级,是可以影响一个战场的走向的。超能早就有了影响战争走向的能力。”狐冰心说道。

    她的话,让众多将星陷入思索。

    他们在思考这种可能带来的走势改变。

    “可是这场吞并和超能有什么联系吗?”一名将星问道。

    “如果行军蚁用超能悄无声息控制了索伦联盟所有的高层呢?”狐冰心抛出一个例子:“比如紫薇文明那场屠杀,不是这样吗?”

    这一刻,场上所有将星脸色大变,当即聚集到沙盘处。

    “假设这个前提成立,如果我控制索伦王,再不被索伦联盟知晓的情况下,我可以获得什么优势?接下来要做什么?”

    “控制索伦王,就拥有索伦联盟最高级权限,拿到索伦联盟所有秘密和军事布局,一可以秘密渗透,继而控制其他高层,二可以寻找防守弱点攻打,拿最大战果。三是两者的结合,一边渗透,一边攻打。按战争模型判断,前期没有任何动静,二不成立,一三成立,控制的时间不确定。”

    “以条件一成立,假设……”

    “以条件三成立,假设……”

    一道道推演的指令,再次发出去,一次次合乎逻辑的推演,让他们不断靠近正确答案。

    ……

    紫罗正撕咬着一只肉腿,丝毫不顾油腻的嘴巴,舒适地坐在椅子上,呆呆看着眼前的沙盘星图。星图是行军蚁集团和索伦联盟的星图,上面还有各种综合势力的对比情况。

    在他旁边,是一个穿着睡衣,抱着毛绒玩具在打瞌睡的青年。

    在紫薇文明,有一个传言,罗胖子吃着肉腿看着星图时,千万别去打扰他。还有打瞌睡的紫重,别去叫醒。

    所以作战部中,虽然众多将星和参谋都在,但现在不敢在紫罗身边来回叽叽喳喳。

    而是选择在另一个作战沙盘中,推演这场不可思议的战争。

    “完全不合逻辑,不合理啊。”

    “两个集团即便实力相差有些大,但不可能出现这种走势,完全不合理的无条件投降和吞并。”

    “假设索伦联盟掌权者全是傻子,这个结果才成立。”

    “这个假设成立的话,接下来是怎么让他们变成傻子的问题了。”

    “提出这种问题,神明可以把你们变成傻子。”

    不远处的将星,正在沙盘出推演,实在想不到结果,就在一旁乱设条件。最后一行人是在想不明白,都变得沉默起来。

    “傻子?神明?”

    正吃着肉的罗胖子,拿着肉腿的手僵住,下一刻,眼中精光暴涨。

    “召集全员集合,都给我过来。”

    罗胖子丢掉手中的鸡腿,朝旁边的沙盘大喊。

    “%*¥&”瞌睡青年被罗胖子的大嗓门,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破口大骂:“死胖子,能不能小声点,吓死人惹。”

    罗胖子蒲扇大的手掌一下将这货抓起来,用他的睡衣和毛绒玩具擦擦手上的油腻,然后一把将他丢到一旁的椅子上:“睡你的觉去,瞌睡虫。”

    “你个死胖子,今晚等你睡觉,我脱你裤子吊起来。”

    看得作战部的众多将星心惊胆战。在紫薇文明,敢这么对紫重动手的,也只有罗胖子了。

    “都过来,推演这场战争。”罗胖子不理会这瞌睡货。

    “所有的因素和假设都推演过了,还是没成功。”一个将星沮丧说道。

    “有一个条件,你们刚刚假设出来了。”

    “我们?什么条件?”

    “索伦联盟高层全部变成‘傻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