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预案的计划开始准备,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过了之后,以后会麻烦一些。”岚叮嘱明风说道。

    “现在就要开始吗?”

    “是的,出其不意的机会只有一次。你应该见过超能战部的战斗力,趁着紫薇文明吸引黑瞳文明一部分注意力,他们分心之际,现在是动手的最好机会。”岚喝了口茶水,不急不缓说道。

    冥荼那边即将攻打姑鹿虹桥,届时,超能战部将全面暴露在宇宙势力面前,黑瞳文明肯定会防备他们的超能战部。

    那时候,为了防止进入对方的陷阱造成大损失,不能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使用超能战部。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明风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当即答应下来。

    这段时间,他看了一次超能战部的真实演练,将他吓了一大跳。

    这一刻,他才清楚,行军蚁到底放出了一只怎样的怪物。现阶段,宇宙间任何一支战部正面碰到这支战部,下场只有一种。

    同时,这些天,他也收到一些来自白星文明和黑森**明的情报。

    两家的暗物质仓库被攻击,前线遇到不多大不小的麻烦,所以现在是他们最好的反攻机会。抓住这次机会,他们可以将两方的胜利天平,扳回到他们这一方占优势的时候。

    “召集他们过来,开始做战前准备。”明风关闭全息视频后,给全体将星下达一个命令。

    ......

    “冥荼想一举拿下姑鹿虹桥。”勾瑄不紧不慢道,语气没有太大的波动,眼睛始终没离开过星图。

    在她身边的将星,全部竖起耳朵听着。

    “他不怕肚子撑破吗?难道他以为,一个战部能攻下我们虹桥堡垒?琰在这里,也不敢说一举攻下我们的要塞。”一名将星冷笑道。

    勾瑄没有反驳部下的言论,目光锐利很多:“他想攻破我们姑鹿虹桥,然后以此为据点,对我们白星文明星域展开反攻,将战场放到我们白星星域,让我们陷入被动的局面。”

    “他们还真敢想。”她身边的将星,语气充满嘲讽:“自身都难保,还想反攻我们?想法太过天真。”

    在他们看来,如今的行军蚁,正处于危机之中,反攻他们的可能性不大。

    他们是神级文明,他们有着自己的自信,如今白星文明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势力之一,与他们媲美的,只有黑瞳文明一家而已。

    他们相信,单打独斗,除了黑瞳文明,其他势力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更何况,现在有三家在对行军蚁集团动手。

    虽然对方也有盟友,但三家神级文明,还包括宇宙间最强的两家,对付三家顶级文明,本身的差距就存在。

    他们并不是自负,而是事实摆在那里。

    但勾瑄没有他们那么乐观。

    她和行军蚁集团交过手,行军蚁集团的战部很顽强,而且战争科技不弱于他们,对方指挥的将星又是冥荼,那个冷血的杀神。

    对冥荼,她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冥荼是冥体文明顶级天才将星,当年和冥阿齐名,冥阿可是和琰、雷彧、罗胖子齐名的将星,这反而说明冥荼的能力不简单。

    在冥体文明分割盛宴中,他们就曾见识过冥荼的屠刀,入侵冥体文明的小宇宙,在冥体文明的心脏处***了一刀,让冥阿方寸大乱。

    “要防备他们动用特别的手段。”勾瑄开口说道。

    场上的将星神情皆是一愣,有将星开口:“大人说的特殊手段,是什么手段?宇宙战争中,除了计谋布局,特殊手段包括空间陷阱、空间大轰炸、暗杀、切断补给资源等。”

    “我们星域内,已经发生了暗物质仓库被毁灭的事,虽然真正的原因未公布,但这件事很有可能和行军蚁集团有关。不要小看他们,行军蚁集团可是黑瞳文明想要对付的主要势力,也是我们白星文明主要对付的势力,没点实力,可不值得让我们两家同时对付他。”勾瑄道。

    说到白星文明星域内的暗物质仓库被袭击的事,场上陷入一阵沉默。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明白那其中藏着的蹊跷。

    他们亿万年以来和平的星域,这样突然被打破,这绝对不是巧合。

    “大人是认为,行军蚁会用对付暗物质仓库的手段,来对付我们?”

    “为什么不行呢?我们附近一个超星系团的暗物质仓库点被抹掉了。他们真有这种本事,为什么不能用来对付我们?”

    众将星哑然,如勾瑄大人所说,若偷袭他们内部星域的是行军蚁集团,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能用那种手段来对付他们?

    敌人打你,什么时候打,用什么打,可不会和你打招呼的。

    “但我们这里是要塞,各种防御手段充足,除了内部叛变和暗杀,其余手段,如空间轰炸,陷阱这些,起不了作用。对方派高手过来暗杀,也不可能靠近我们作战部,内部叛变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话先不要说太满,无论对方有没有隐藏的手段,我们都要做最好的准备,不要轻敌。冥荼的战术能力能排到宇宙前列,不会是表面那么简单的。”勾瑄说道。

    她是白星文明的顶级将星之一,能力虽说比不上琰、雷彧、罗胖子和岚之流,但攻防要塞这种战争,计谋和布局的作用小很多,反而是战争机器和战兵能力的作用要大,所以即便琰亲自过来指挥,她也不怕。

    这种攻略要塞的战争,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计谋和战术布局,主要是拳头够硬。

    没有几倍的兵力,根本无法攻略要塞。

    当初被困在暗森林星域,她攻略牧乌虹桥时,就是这种情况。当时她兵力不足,没有援军,所以攻略虹桥时,才输给王海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将星。

    现在她查的很清楚,姑鹿虹桥外围驻扎的队伍中,只有冥荼战部,兵力和战争机器,双方相差无几。

    敌方兵力在三倍以下的要塞攻防战,她不惧宇宙间任何将星,哪怕是几个宇宙最顶级的将星联手攻略要塞,她也不怕。

    但这一点,也是她担心的一点。

    相同的兵力,即便有鬼神之才,也无法攻下一个准备完整的要塞,这是一个将星的常识。冥荼知道手中的兵力攻不下姑鹿虹桥,却偏偏要进攻,勾瑄不得不多想,这里面是不是有阴谋。

    要么冥荼是庸才,根本不懂这些,要么就是另有底牌打算。盛名之下无虚士,她更相信是后者,这才是她要防备的关键所在。

    “若他另有准备,怎么不见任何大动静?这不应该啊。如果他们有大规模增援的话,绝对不可能逃脱雷达探测。或者说,他们进攻我们只是想掩人耳目,实则进攻其他地方?”

    “会不会是准备给我们压力,切断我们和月鹿城的联系,然后他们准备吞掉月鹿城?”

    几名将星提出自己的猜测。

    林寒这样做的目的,他们真的猜不透。

    正在他们不解之际,突然,短促而急的警报声在作战室响起。

    所有将星神情都慎重起来。

    战争开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