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的阵列摆开。

    赤海战部的将星显然没有预料到新任先知会用仅有的一万护卫来和他们对战。

    他们赶过来的战部,有三十万战兵,新任先知却用一万战兵和他们对战,一比三十。

    对方是想投降?还是想一敌三十?

    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对他们是一种侮辱。很快,对方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他,这就是一种侮辱。

    陈默和水苓等人出现在飞船之外,就站在飞船顶部,看着双方的列阵。

    “杀。”

    陈默轻喝道。

    “杀!”所有神卫齐喝。

    早已进入战斗状态的神卫,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就在赤海战部的战列中。

    突如起来的攻击,让赤海战部所料未及。

    陈默却如老松般立在飞船之上,冷眼看着太空中的战场。

    神卫如狼入羊群,手中的武器像镰刀般收割,这一刻,他们都是最无情的杀人机器,凡是被他们近身的战兵,全部重伤失去战斗力。

    神卫心头蓄势着一股怒火,在他们看来,神王能当无尽海的领袖,是无尽海的荣耀,现在却要被对方考验。

    既然神王下令,那就将他们打服,若不是神王说不能下杀手,他们不介意将这些战兵全部杀干净。

    每一名神卫都在拼尽全力。

    他们是陈默的近卫,每一名神卫,都是精挑细选的强者,他们的超能开发,都是行军蚁最先进的技术。每个神卫身上,都身兼三种以上的超能。他们历经的战争无数,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对付这些战兵很简单。

    这些超能孱弱的战兵对他们而言,只是比羔羊强一点点而已。

    况且他们的战甲,都是定制的超能战甲。

    如果放开手来战斗,这些没有热武器的战兵,他们不用一百人就能全部搞定。

    神王要在这场考验中立威,所有神卫都铆足了劲,疯狂抢夺对手。他们像红了眼的狼,战斗没有一点拖泥带水,能用一招解决战斗,绝对不会用第二下。

    赤海战部的战兵,被突如起来的疯狂惊住。

    他们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名战兵,而是一名顶级超能者,那种气势压得他们喘不过气,身边的队友,如同麦子般倒下,从头到尾,他们就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怪物?

    他们经历过很多战争的洗礼,所以才能进入无尽海的九大战部之一。但和眼前这群疯狂的护卫相比,他们孱弱地如同婴儿。

    瞬移,空间,控物,多种超能在他们手中涌出来,眼花缭乱,他们甚至无法反抗。

    飞船之上平静站着的新任先知,从始至终就没动一下,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场一边倒的战争。这一刻,他们忽然明白,为什么老先知要选他当无尽海的新任先知。

    “擒王。”赤海战部领队的将星在团队频道中喊道。

    几乎同时,数千名战兵朝陈默所在的飞船冲过去,用上了他们最快的速度。

    他们的动作,彻底激怒苦尧。

    在他们神卫的眼皮底下,还想攻击王。哪怕他知道陈默能轻松搞定这些人,但让王亲自出手,对他们神卫就是一种侮辱。

    “苦石,要是王动起一根手指头,你就回去关禁闭半年。”苦尧怒喝道。

    “明白。”

    被叫到的苦石一个机灵,重伤一名战兵后,身形一闪,出现在陈默前方不远处。

    随后,苦石抬起手,朝虚空中一抓。

    “杀!”

    咔!

    朝陈默飞过来的数千名战兵,全部定格在太空中无法动弹。

    乒!

    下一刻,数千名战兵的战甲崩碎,浮在太空中。

    这数千名战兵脑皮发炸,刚才那种被死神掐住脖子的感觉,让他们浑身冰凉,若不是对方留手,恐怕现在他们要去死神那里报到了。

    顶级超能者。

    带领战部过来的将星,面容苦涩。

    新任先知身边带着顶级超能者。

    另一边,其他神卫没有停手,冲在赤海战部的阵列中,身形鬼魅,却霸道无比,哪怕是他们当中的高手,也撑不过三招。

    恐惧在赤海战部中蔓延。

    神卫的每一击,都穿透他们的信心,将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战绩撕裂,扔在太空中粉碎。

    战斗逐渐平息,太空中漂浮着三十万赤海战部的战兵,没人死亡,但他们的身体或多或少受伤,断手断脚是最轻的。

    他们的神情迷惘,斗志全无。

    他们自以为是无尽海九大战部的战兵之一,在对方手中,就像一个耍大刀的婴儿,一个完完全全的笑话。

    “收兵。”

    陈默平静的声音出现在团队频道中。

    苦尧神情一肃,顿时大喝:“收兵。”

    所有神卫迅速飞回,在太空中列出完完整整的阵列,有秩序地进入飞船。刚才的战斗对于他们而言,就像一场最低强度的训练。

    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五分钟。

    残存的战场,自然会有人收拾,那些战兵也会有人救治。所有的神卫都像没事人般,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飞船再次起航。

    ……

    水苓看着狼藉的太空战场,心头发寒。

    这一场战争,狠狠地粉碎了这群战兵的信心,她在这些战兵身上感受不到战斗意志了。

    对一名士兵而言,失去斗志,和战争机器就没区别。

    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退役。

    他们完了。

    怪不得她在这些护卫身上感觉到死亡的威胁,这群护卫太危险了。鬼魅的身影,霸道的攻击,这一切融为一体,他们就是一群战场中的死神。

    她曾经一度为自己的实力感到骄傲,现在才发现,她的实力不值一提。

    行军蚁集团到底强到什么样的地步了?

    “这样会不会太狠了?”水苓问道。

    “狠吗?”陈默轻轻说道。

    “没有几个月的训练和恢复,他们无法回到战场了,甚至有些永远不可能上战场,对一名士兵而言,不能上战场是一种耻辱。”水苓说道。

    身体的伤势,只要不死就能恢复,但心理的创伤根本无法修复,这些士兵被陈默摧毁的斗志,要靠他们自己走过去。

    “现在的超能时代,无尽海没有参与这场宇宙战争,不知道其中的残酷。”

    时代变了。

    无尽海的超能技术本来就不强,又没有宇宙战争的磨砺,落后其他几家神级文明很多,战争意志也没有经过神级文明战争的洗礼,再继续封锁星域下去,无尽海的战部,到时候可能连顶级文明都打不过。

    ……

    “这就是顶级超能者,这就是超能战部吗?怪不得。”老鱼人叹了一声,有些落寞。

    无尽海在他手中几千年,但几千年发展的精锐战部,在陈默护卫手中,如此不堪一击,他不失落是假的。

    老先知则比较淡定,瞥了眼老鱼人:“时代早变了,我们封锁星域,感受不强烈而已。也许你是为了无尽海的子民能安宁生活,但其他文明可不会手软,没有和平是不需要流血的。”

    “希望他能带领无尽海强大。”老鱼人叹道。

    “他注定是天选之子。”老先知的声音带着平和和满意,至少他是见证的陈默的成长的。

    这场战争被直播了。

    整个无尽海被这一场战斗震惊到。

    以一敌三十。

    这场战争表现出来的视觉冲击力非常震撼。在热武器横行的时代,他们极少看到这种战斗,而且还是超能结合战甲的战斗。

    以前他们以为新任先知会像以往那些先知一样隐藏行踪来完成考验,现在他们发现,他们都错了。

    新任先知没有势力,孱弱?

    笑话!

    以前普通民众信服新任先知,是因为老先知的任命,现在完全改变了,是这种强大的实力,让他们改变想法。

    虽然无尽海的民风不像外界那么彪悍,但不代表他们不崇拜强者。

    当年水苓打败暗龙皇子那一战,就赢下无尽海民间高涨的民心和威望。

    他们缺少强者,所以更加崇拜强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