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之路的战部云集,自然被所有人知道,也没想瞒着新任先知。

    这局的目的很明显,既然你喜欢打,就一次打个够。

    四象海主和九位海星都清楚,继续添油战术,只能被新任先知一一打败,不如一次性团结起来。他们在赌,因为陈默若不接招,改道前进,他们无法阻挡对方进入先知星,他们赌新任先知接招,和他们硬碰硬一次。

    这是大决战。

    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都调集自己参与的战部,同时对九大战部发出联名号召,成败在此一举。

    九大战部没有拒绝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的号召。

    他们是战部,只接受先知和战部统帅的指挥,除非有任命文书,他们才会听令,否则是不接受其他外人的命令的,但这次他们选择接受了号召。

    因为他们是无尽海的潜在继承人,这场考验不通过,下一任先知会在他们当中产生。而他们若调开,就给先知之路留下太大的空挡,新任先知可以换道,轻松进入先知星,对新任先知也有好处。

    无论是那种结果,对参与考验的战部并没有坏处。

    而且他们接到上头统帅的指令,让他们过去,他们想看看新任先知最强的战斗力。

    只要这次通过,新任先知的威望可能超越前任先知,仅次于老先知,他将无人不服,到时候能无缝接手整个无尽海。

    战部不再阻拦新任先知的飞船,全部往先知星外围汇聚。

    无尽海绝大部分子民,都在关注这场先知考验。

    ……

    全息会议室内,汇聚着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的投影。

    这是一个圆桌会议。

    他们彼此是竞争关系,平常势同水火,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整齐地见面。促使他们见面的因素只有一个,那个神秘的新任先知。

    “这次大家都清楚,不合作一次,先知之位肯定不是我们的。”开口的是一个中年类海人。他是东象海主,鲨度,一名类说话类鲨人,嘴巴尖锐的牙齿有些狰狞,面容凶悍。

    东象海主是预知能力在十几名继承者中,排名前三,个人威望仅次于无尽海天才少女水苓,若不是新任先知出现,他是竞争下一任先知最有力的人选之一。

    东象海主开口,圆桌上的其他几人冷哼一声,没有反驳,表示默认。

    “现在外围汇聚六百万战兵,成败在此一举了。”东象海主说道。

    “确实是在此一举,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个神秘的先知改道前往先知星呢?”一名身上满是疙瘩的类海蛇人问道。

    他是西象海主,蛇曼,在四象海主中,是最精明的一位,性格阴柔,却最精通战争指挥,他本身就是一名高级将星。

    “你们应该都能预知到,先知星外围将爆发一场大战,这场大战,关乎到我们的未来。”南象海主的章鱼人说道。

    南象海主章鱼人罗伯特是十几名继承者中,预知能力最强的,性格和前任先知很像,相对温和,曾经一度,也被认为是先知有力的竞争者。

    此话一出,圆桌上所有人都沉默。

    他们都有预知能力,知道会有一场大战,就是这次考验的决战。

    但是他们却无法预知结果,只感觉到,这场结果关乎他们未来的命运。对那个男人,他们全部无法预知,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男人的能力比他们还强大。

    “水苓为什么会跟着那个男人?”圆桌上一名最年轻的青年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水苓要这么做。只能说,水苓知道有这么一位神秘的先知继承人的存在,自动放弃继承权。

    “希望这次大家能精诚合作一次,有什么竞争和恩怨,事后再争,如果这次失败,我们之间争再多,也毫无意义。”最年长的北象海主说道,场中,北象海主的性格最沉稳,论辈分算是场上众多人的老大哥。

    圆桌会议中没有说话,彼此默认了这次合作。

    “选一位指挥六百万战兵,否则各自为战,一盘散沙可不好。”一名海星说道。

    “选谁?”

    这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让他们听从其他竞争者的指挥,这里面有不小的难度。

    “我们投票选一名指挥者出来,我们几人内部听这场战斗的指挥,但不能对外公布。”一名海星说道。

    其他几名海星轻轻点头。

    ……

    “先知星外围汇聚六百万兵力!”

    这个消息传开,一个海边的小酒馆就炸开,议论上嘈杂不堪。这场关于无尽海未来领袖的考验,到了最白热化的阶段,整个无尽海都在关注。

    ‘先知’这个称呼,连贯他们无尽海整个历史,在无尽海的子民心中,那是至高无上的领袖。

    半个月来,新任先知表现出来的强势,已经获得大部分无尽海子民的认可。在他们看来,领袖就应该这么霸气,无敌。

    有这么一位强势的领袖带领,他们不用担心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被其他文明欺负。像以前,暗森林文明攻击他们,而是选择大事化小的防守姿态,在外界眼中,他们都快成欺软怕硬的势力了。

    而且这是老先知指定的人选,也是前任先知愿意退位让贤的人选,若还有其他选择,两位先知为什么不选择其他人。

    无尽海传承数亿年历史,老先知选错人的概率多大?

    至于四象海主和十大海星身上,他们没有在他们身上看到优秀的领袖气质。

    相比于一万名护卫,孤军深入的新任先知,那些抱团,号召军方汇聚,共同抵抗新任先知的其他几位继承人如此逊色。

    双方这么一比,高下立判。

    至于新任先知身份神秘,这不是问题。老先知和前任先知共同承认,还有谁能比他更正统,更有资格?

    在无尽海历任先知中,别说身份神秘,甚至有出现过某个贵族私生子的身份,还有小孩成为先知的例子。

    新任先知只需要被老先知委任,然后通过先知考验就行。

    现在普通民众担心的是最后的大决战这里。

    “它鱼奶奶的,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鱼。”一名喝着酒的鱼人忍不住骂道。

    “可不是,六百万,杀海猪也杀不了那么快啊,而且还不下死手。”旁边的鱼人也忍不住吐槽,口中还不时冒出泡泡。

    “六百万围攻一万,四象海主他们可真有脸。”

    不少鱼人在骂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无耻,号召六百万战兵来围攻只有一万护卫的新任先知。

    一敌六百,每一名都是精锐,甚至其中不乏高手。

    想战而胜之,在以前几乎不可能。

    现在超能兴起后,这种可能存在,但如此高强度使用超能,哪个超能者能受得了?

    “你们说,新任先知会不会选择和他们硬碰硬?”

    这个问题出现,酒馆内陷入短暂的沉默,接着,有人接话。

    “假如硬碰硬,能不能赢?”

    这下子,变得更加安静,一些鱼人呼吸都急促起来。

    这个问题太疯狂了。

    ……

    “改道,这是一个机会。”水苓听到对方聚集,神情惊喜。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进入先知星的机会,只要不和对方硬碰硬,他们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就能顺利进入先知星。

    只是这些话并没有得到陈默的赞同。

    “为什么要改道?”陈默淡淡问道。

    “他们将兵力召集在一方,先知星其他象限没有阻碍,我们只需要改道,就不用花费心思和他们战斗,进入先知星,我们就赢了。”水苓焦急说道。眼下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知道新先知加冕的规则,只需要进入先知星便可,不用指定打败谁。

    而且在他们这条航道上,有六百万战兵等着他们过去。她知道陈默的护卫很强,都是超能高手,但这么高强度使用超能战斗,让他们一敌六百,肯定够呛。

    以陈默现在在民间的威望,足够他成为无尽海的领袖,不需要再战胜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

    无论是气势和魄力上,陈默现在变现出来的这些,都不是无尽海其他继承人能比较的。在水苓看来,最后的大决战可有可无,他们也没必要去冒险。

    赢了还好,若是输了,他们的努力就白费了。

    “不需要。”陈默摇头:“知道老先知为何要选我继承无尽海吗?”

    “老祖宗不是说,你是他学生吗?”水苓下意识说道。

    “不全是,老先知曾经的使命失败了,现在这个使命要我完成,老先知数亿年布局,创建无尽海,是这个使命的一环。”

    水苓呆若木鸡。

    ……

    接下来的八天,他们的飞船没有遇到任何阻拦,一路以光速疾驰,直指先知星。

    随着双方越来越近,新任先知没有任何改道的意思,直指战部汇集的地带。

    新任先知是真的准备打过去。

    这个消息出现后,在无尽海引发海啸般的哗然。

    这种情况还选择打过去,太疯狂了。

    一比六百,数量的优势,几乎能掩盖质量的精锐了。

    本来相信新任先知一定能加冕的民众,纷纷叹息。

    一些悲观者已经传播新任先知必败的结果,明明改道就能成功加冕,而新任先知却选择硬碰硬,这是愚蠢,新先知将败在他的骄傲之下。

    两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悲观的情绪就越重。

    终于,双方在太空中相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