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新任先知能不能赢下这场战斗?”

    白海将看着全息光幕,在他旁边是一名穿着黑色战甲的将星,两人是无尽海的两大顶级将星,白海将和黑海将。

    身为无尽海最高的两位统帅,他们本身就是朋友,新任先知毫无预兆出现,他们自然好奇。

    “新任先知不是蠢人,应该有底牌,否则不敢这么玩。”黑海将笃定说道。

    “一万对六百万,够呛。”白海摇摇头。

    “你是希望新任先知赢,还是输呢?”黑海将突然问道。

    此话一出,两人之间陷入短暂的沉默。

    “说实话,我希望他能赢。”白海将思索良久回答:“宇宙战争进行到最紧张的阶段了,我们无尽海还在这里封锁着,几乎与世隔绝。没有经历过新时代战争洗礼的战部,以后面对其他势力,要出大麻烦。”

    “这和新任先知有什么关系吗?”黑海将抱着手,摩挲一下自己黑黑的鱼鳞。

    白海将瞥了黑海将一眼说道:“别装,你应该知道,新任先知这种风格,是很强势,很霸道的人物,绝对和古先知不同。到时候,无尽海的风格改变,绝对有我们的用武之地。”

    他们这二十多天,一直在研究新任先知的风格。

    新任先知在考验之路上展现出来的强势,让他们眼前一亮。他们是将星,最好战的人物,但无尽海封锁着,他们无法参与到宇宙战争。

    如今一切似乎发生了改变。

    “也不知道是福是祸。”黑海将说道。

    “你也会说这种话?”白海将毫不犹豫嗤笑嘲讽。

    黑海将是他的竞争对手兼好友,两人可以说彼此特别了解。黑海将的风格与他不同,完完全全的疯子,充满狠辣和邪性,虽然在战术方面,他敢说自己略胜半筹,但两人真正打起来,他也怕黑海将这个疯子。

    这个家伙,曾经可是用过屠星的手段。

    以前和平时期,一些小势力在星域边境搞小动作,骚扰无尽海,然后被黑海将这个家伙屠星了。一百万光年大的星域,被这家伙屠杀干干净净,所有生命星球化成焦土,让周围的势力为之胆寒。

    在无尽海这种民风相对温和的地方,任用这么一位疯狂的将星,曾经有人反对过,奈何被先知全部否决,而是让他担任黑海战部的统帅。

    黑海将不理会白海将的嗤笑:“你说,新任先知到底什么来历?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黑鲨族人也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支恐怖的超能护卫队。”

    “这个有点意思,也说不准是老先知和古先知秘密培养的继承人。”

    “如果新任先知身上有进阶超能的方法,能打造超能战部,那就有意思了。”黑海将舔舔嘴唇,眼神中带着疯狂之色。

    “说不定,可能还真有。”白海将说道。

    ……

    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飞船开始减速,但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前进。

    在无数双目光的关注下,飞船进入先知继承者和九大战部布下的口袋星域中停下。

    此举让看着直播的生命哗然,他们忽然有些失望。

    新任先知明知这是一个死局的陷阱,却还是要闯进来,说明这是一个莽夫。新任先知完全可以绕道,从其他象限进入先知星范围,现在却选择最愚蠢的方式进来。

    一万对六百万,无法使用热武器的情况下,这已经是量变引起的质变了。

    六百个战兵站着让你砍,都要花费不少的力气,更何况这是各大战部的精锐。车轮战和无脑的乱战,都能将对手踩死在乱阵之中。

    新任先知必输无疑了。

    一个个可惜的情绪,在无尽海子民的心头浮现。

    新任先知一旦落败,先知继承者将再次出现争夺,到时候要从四象海主和十大海星中选出新的先知,但那时候的争夺,又将可能引来无尽海的混乱。

    因为四象海主和十大将星,都没有绝对的实力和把握,去战胜其他十几位继承者的联手。

    原本以为无尽海的新任先知是一名强势,有勇有谋的明主,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本来对新任先知有些服气的生命,都在心头里叹息。

    ……

    双方都不见有任何动作。

    许久,两个光团在外围亮起,那是照明用的核聚变弹。两个光团成为黑暗太空中的明灯,能清晰看到太空中的舰队。

    四象海主这边开始出现动作,一艘艘战舰启动,在太空中列开阵,将新任先知的飞船围在其中。

    对这场战斗,他们有着必胜的把握。

    对方有一万敌五十万的能力,说明超能很强大,但再强的超能,也有耗尽的时候,在人海战术下,他们有着不小的赢面。

    他们都知道,这一路过来,新任先知的威望已经积累起来,所以他们这次动了杀心。

    如果新任先知不死,他们谁也不可能有超越新任先知的声望,也比新任先知要弱,无尽海很多子民不会服他们继位。

    “鱼儿进入包围圈了。”西象海主蛇曼冷冷一笑。

    投票中,他因为是高级将星,所以被推出来暂时指挥这场围剿。他们的战兵人数是对方的六百倍,就算是傻子,这种战斗都毫无悬念的。

    “接下来是不是要考虑,我们之间竞争先知之位的事了。”东象海主轻轻笑起来。

    “先高兴太早,我有一种危险的预感。”南象海主章鱼人罗伯特凝重说道。

    他的预知能力是继承人中最强的,现在却又非常强烈的危险感,只要一步出错,就是万丈深渊,他到现在还无法预测这场考验的结果。

    “罗伯特说的对,我也有一种危险感。”北象海主不敢放松,这种危险感很清晰。

    “我也有。”

    “我也一样。”

    “……”

    几大海星全部开口。

    这种感觉这绝对不是偶然。

    他们的预知能力,帮他们躲过很多次危险,而且关乎自己安全的事,他们从来不会出错。

    “奇怪,没理由啊。”蛇曼皱着眉头说道:“我们明明已经包围他了。”

    “现在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有应付这种场面的手段。”北象海主说道。

    “他会不会有热武器?”一名海星问道。

    “不可能,雷达显示没有毁灭性的热武器,如果他在先知之路上使用热武器,不用我们动手,老先知和九大战部就能将他撕碎。”

    现在孤军深入,陷入他们的包围圈,还能给他们这么大的危机感,即便他们是对手,都不得不佩服。

    随着对峙的时间在推移,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每一名战兵都感觉到压力,新任先知在前段考验中,表现出的战斗力太恐怖,万一输了这场以多敌少的战斗,那就丢人了。

    “准备进攻,速战速决,以免有变。”蛇曼给各大战舰下达指令。

    命令一下,数千艘战舰的舱门打开,一名名战兵进入太空内,阵列摆开。

    直播屏幕前,所有的议论声消失,所有无尽海的子民都屏息凝视着光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当新任先知的飞船舱门打开时,看到这一幕的生命,心头一紧。

    要开始了。

    下一刻,所有生命瞳孔大缩。

    在直播光幕上,他们看到三个的身影出现。

    在太空和飞船的衬托下,这三个身影渺小得可怜,然而所有生命都无法忽视。

    他们一出现就是整个太空战场中的焦点。

    没有穿战甲,却在太空中信步闲庭。

    新任先知和他的侍女,还有一名他们熟悉的身影,十大海星之一,被无尽海民众爱戴的天才少女水苓。

    这个就是被老先知和前任先知看中的继承人,外表是很普通的一个鱼人族,他们甚至在新任先知身上看不到闪光点。

    然而,就是这样一名看起来普通的青年先知,将先知之路的战部打穿,水苓也跟随在他身边当女侍。

    看到新任先知站上飞船顶端时,整个太空都能感觉到紧张的气氛。

    他拥有强大战斗力的护卫没有出现,只有一个侍女和水苓。

    难道新任先知想要投降吗?

    一个荒唐的想法浮现在所有生命心头。

    ……

    陈默环顾一周太空中的阵列。

    六百万战兵在太空中,并不显得拥挤,气势很强。不愧是无尽海的精锐战部,换其他生命,肯定会选择认输。

    但陈默不是别人。

    脚下是庞大的飞船,他在太空中纹丝不动,平静的目光从未出现波动。

    “你们很不错。”陈默平静说道。

    诡异的是,陈默在太空中说话,声音却出现在场上每一名战兵的耳中。

    场上所有战兵,忽然有一种恐怖感。

    他们是第一次在太空中听到说话声,不是耳机通讯的声音。

    这是先知的超能吗?

    几乎所有战兵都有这种猜测。

    “装神弄鬼。”蛇曼的嗤笑声在公共屏道中响起。

    紧接着,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从战舰中出现,站在太空中和陈默隔空对峙着,无尽海的继承者全部出场。

    “投降,给自己一条活路。”东象海主冷冷说道。

    六百万战兵在手,他夷然不惧,显然,一切都成定局了。

    他的话一落,忽然身体一紧。

    他能感觉到,这个神秘的家伙隔着太空在注视着他,仿佛自己是一只虫子,被对方审视着。

    “谁给谁活路?”

    陈默冷冷的声音再次传入场上所有生命的耳中,带着蔑视和冷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