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默的声音,冰冷中带着一丝嘲讽和轻蔑。

    落在场上众多生命耳中,如同一盆冰水从他们头顶浇落。本来认定新任先知输定的众人,那股热切瞬间冷却。

    新任先知对他们的蔑视,让他们感觉自己像小丑一样站在太空中。

    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全部阴沉着脸。

    他们占据如此大的优势,还被人嘲讽,在无尽海中,他们身居高位,听得最多的就是阿谀奉承,从未受过这种蔑视。

    他们皱着眉头,心情极度不爽,但这时候不是开口的时候,等一下抓住对方的时候,再让他看清现实。

    “你们认为的强大,虚有其表。”陈默冷冷说道。

    简单的一句话,却异常刺耳,让他们不爽的,除了新任先知对他们的蔑视,同时还有那份霸道和强势。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说话口气那么大。”东象海主大手一挥。

    下一刻,在他身后的两名战兵身形一闪,出现在陈默后方,手中闪着脉冲激光的匕首,直指陈默的后心。

    咔嚓!

    想象中的战斗没有发生。

    偷袭的那两名超能者,定格在陈默身后,刺杀的动作僵住,像一个冰雕。众目睽睽之下,两位超能者慢慢移动到陈默面前。

    诡异的一幕让人浑身发寒。

    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新任先知怎么制服两个超能者的。

    下一刻,墨女手掌动了动,两名偷袭者惨叫着在太空中挣扎,如同溺水的鱼儿。只是他的声音不能被人听见,但动作可以被看到,没多久就晕过去,任由在太空中漂浮飞走。

    东象海主神情一沉,大手一挥。

    “杀。”

    一支队伍从太空中脱离,用最快的速度朝陈默攻过来,速度比炮弹更快,在太空中脱出长长的曳影。

    东象海兵。

    这是东象海主的护卫团,也是东象海主部下最强的力量,这里的每一名战兵放出来,都不会比无尽海九大战部的战兵弱。

    领队的是鬼鲨人,沙库,这是东象海最强的高手,风格极其枭悍。

    呼!

    沙库速度加快,双方相距万里,却在眨眼间靠近。

    依然没有减速的意思,他就是要将新任先知撞飞,让他在无尽海所有子民面前出丑,那么他这段时间积累的锐气会消耗殆尽。

    如果对方的一万护卫在,他还真不敢这么鲁莽冲过来,但新任先知托大,居然自己出来,简直找死。

    水苓眉头微皱,沙库出现时,她察觉不到危险。

    沙库很强,但她身边这个可是怪物。

    她在意的是沙库背后的十万战兵。

    神卫不出,这十万战兵对他们是一个威胁。一旦十万战兵靠近陈默,谁也说不准乱战之中出现意外。

    但想到陈默端了白星文明的老巢,她安定不少。如果没有一点实力,敢去白星文明的老巢,那和找死没区别,实力再强,在陈默面前都是枉然。

    她现在好奇的是,神卫不出,陈默会用什么方法对付这十万战兵。

    ……

    围观者目光灼灼,死死盯着投影,不自觉紧张起来。

    新任先知一旦陷入重围,那是真真的灾难,本来新任先知就托大,孤军被包围,如今更是自己出来逞英,非常不明智。

    他们可以肯定,一旦沙库成功靠近飞船引发乱战,四象海主会毫不犹疑发起攻击,指挥六百万战兵全部上前围攻。

    到时候即便那一万名护卫出现也无济于事,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四象海主这边兵力是新任先知的六百倍。

    陷入六百万战兵的围攻中,再强也要有麻烦。

    ……

    陈默平静如常,冲过来的十万战兵,没有引起他情绪的一丝波动,他如同一个审判者般漠视着十万战兵。

    现在十万战兵,在他眼中,和十只蚂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的手抬起,一股无形的波动传开,将整个太空笼罩。这个动作很小,看起来很慢,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各种感觉很荒诞。

    超能吗?

    看到这一幕的生命,都下意识想到一种可能。

    但紧接着却有些不屑,超能同时对付十万战兵吗?他们还真没见过这么强大的超能。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却脸色齐变,一股极致的危险感从他们的脑海浮现,传遍四肢百骸,身体发凉。

    到底是什么超能?

    他们预知到一股死亡的危险感,很清晰,绝对不会错。他们的先知超能虽然没有先知那么强,但在无尽海也属于顶尖级别的,面对自己死亡的威胁感,不可能出错。

    但这种超能,他们并没见过。

    新任先知的超能,不是先知超能?

    在他们疑惑期间,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太空中上演。

    十万名战兵高速朝陈默飞行的战兵,像撞到铁板般,瞬间定格,像钉子钉在太空中,极快到定格,极具视觉冲击感的速度变化,让围观者感觉心脏被狠狠敲了一下,几欲吐血,非常难受。

    啊啊啊……

    十万名战兵的惨叫声在军团频道中传开。

    凄厉的声音落入六百万战兵耳中,听者无不色变,身体狠狠一抖。

    瞬步这种高能度动作,很多高级战甲师都能使用,但那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相当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撞到铁板,即便他们的神级生命,身体强悍,也够呛。

    此时战甲下的战兵,全部口吐蓝色的血液,内脏受伤。程度不一样,剩下几个能行动的,都已胆寒,丧失斗志。

    十万战兵,无法再战斗,就漂浮在太空中。

    这个结果让围观者浑身发冷,震撼不已。

    新任先知到底是什么超能,让十万战兵像同时撞在墙上一样。

    “去死吧。”

    沙库再次启动战甲,一个瞬步,出现在陈默前方不远。

    然而,不等他有所行动,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飘在太空中。忽然,一股痛苦之感传入他的身体,直达大脑神经。

    啊啊……

    沙库像被吊在太空中,手脚在挣扎,嘴里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仿佛遭受着非人的酷刑。这种惨叫声,让人听着不由自主浮起一股恐惧感。

    他在太空中挣扎了一分钟,最终手脚僵直没了动静。

    若不是战甲的生命系统显示他还活着,恐怕场上的众多战兵会以为他死了。

    ……

    世界如同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没有声音的太空,还有战部的公共通讯频道。

    六百万战兵,无人开口说话。他们都像被扼住喉咙的鸭子,发不出半点声音。他们看着遥远太空中那个身影,像没事人般平静地站着。

    恍惚间,他们似乎能明白,为什么老先知和古先知会选择他。他们感觉,只有这种领袖,他们无尽海才能站在宇宙之巅。

    在这个特殊的时代,新任先知可能关系到他们无尽海的未来。

    现在这个场景,正在无尽海星域内直播,甚至其他宇宙势力,都有关注。本来以为新任先知会因为自己的傲慢而惨败,但眼前的局面让他们无比意外。

    他们就这样震撼地看着陈默,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有些难以置信。

    一道耳边传来的声音敲醒他们。

    “你们就这点本事么?还有谁认为我不适合当先知的?”

    陈默声音平淡,不带有任何情绪,他扫视着太空,如同在巡视一窝虫子,神情冷漠。

    这种姿态,让人有一种不自主的臣服感。

    这是上位者的气势,哪怕相隔着一个太空,他们没有面对面,依然感觉到压力。

    尤其是四象海主和九大海星,他们的先知能力比其他人强,感觉也最为清晰,像一颗巨石压在他们的心头上。

    他们本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新任先知败得彻底,为他们以后争夺先知之位造势,却不想要成为新任先知的垫脚石。

    他们一颗心往下沉。

    今天之后,无尽海中,新任先知的威望将超越前任先知,这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除非他死在这里。

    “我们还没输,我们还有六百万兵力。”东象海主在公共频道中大喊。

    大喝声让情绪低落的几名海主和海星晃过神,眼睛慢慢恢复亮光。

    对啊。

    他们还有六百万兵力。

    再强大的生命,他能同时对付六百万战兵吗?他有强大的超能又怎样?

    在非热武器的手段下,一人对付六百万战兵?

    痴人说梦。

    不等他们动手,一股压力就在太空中散开。

    压力越来越大,气势如同实质般,空无一物的太空,却让他们感觉身处在汪洋海底,他们的身体在遭受疯狂的挤压。

    这股气势还未停止,压力越来越强。

    太空中六百万战兵开始意识到,自己无法动弹。他们只能在原地,通过战甲看着飞船上那个身影。

    新任先知的身体脱离飞船,虚浮在太空中,身上发着淡淡的荧光,随着气势攀升,光芒亮一分。他们仿佛受到矮行星般的引力,身体沉重无比,寸步难行。

    更让他们恐惧的是,战甲的设备出现不知名的警报。

    呜呜呜……

    警报急促几分,他们身上的压力就增加几分。

    六百万人齐齐色变。

    他们感觉这股压力仿佛永无止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